新冠病毒来源之谜加深:穿山甲成背锅侠?每一次猜测或为屠杀一场

随着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在全球的持续蔓延,科学家们正努力找出新型冠状病毒 (2019-nCoV) 的来源。


几周前,中国科学家根据遗传学分析指出,以蚂蚁为食的穿山甲有着重大嫌疑。然而,在对这项研究和之后公布的另外三项穿山甲冠状病毒基因组研究的数据进行审视后,科学家又表示,虽然穿山甲可疑,但是这个谜底还远远没有解开。


新冠病毒来源之谜加深:穿山甲成背锅侠?每一次猜测或为屠杀一场


科学家假设,此次新冠病毒是从动物身上传染给人类的,就像其他冠状病毒一样,比如2002 年的 SARS 病毒,被认为是通过果子狸传染给人类。


虽然此次疫情初期,数十名感染者被指来自中国武汉华南海鲜市场,但之后对该市场发现的冠状病毒样本的检测,并未确定其具体来源。


穿山甲「躺枪」


穿山甲是唯一身体覆盖有鳞片的哺乳动物,已在世界上存在超过 4000 万年。但同时,穿山甲也是世界上遭受非法交易最严重的哺乳动物,因其鳞片可以入传统药材,因此在国内备受青睐,相关走私活动也更加肆虐。


在 2 月 7 日的发布会上,华南农业大学曾对外发布消息称,穿山甲为新型冠状病毒潜在中间宿主,穿山甲也一夜之间成为「众矢之的」。


研究人员表示,他们在广东省野生动物救护中心获得了一批穿山甲的组织样本,其中 4 份来自中国本土的中华穿山甲,25 份来自马来西亚。研究人员在对这批样本检测时,发现了一种冠状病毒,对病毒的基因组分析,发现分离的病毒株与目前感染人的毒株序列相似度高达 99%。


此外,他们还分析了 1000 多份宏基因组样品,通过分子生物学检测,揭示穿山甲中 β 冠状病毒的阳性率为 70%;进一步对病毒进行分离鉴定,电镜下观察到典型的冠状病毒颗粒结构。


新冠病毒来源之谜加深:穿山甲成背锅侠?每一次猜测或为屠杀一场

从穿山甲分离的新型冠状病毒电镜照片(来源:华南农业大学)


2 月 20 日,该研究内容发布在生物医学预印本网站 bioRxiv 上,具体而言,研究人员分离马来西亚穿山甲的一种冠状病毒,发现在 E、M、N 和 S 基因中分别与 2019-nCov 的氨基酸同源性为 100%、98.2%、96.7% 和 90.4%。


特别是穿山甲冠状病毒 S 蛋白的受体结合域与新型冠状病毒的 S 蛋白受体结构域几乎完全一致,仅存在一个氨基酸的差异。更为重要的证据是,穿山甲外周血的冠状病毒抗体可以与 2019-nCoV 结合,这是十分重要的血清学证据。除此外,穿山甲还表现出类似人的病理变化和临床症状。


就 S 蛋白来说,穿山甲冠状病毒的大部分区域都与 2019-nCoV、蝙蝠病毒 RaTG13 相似,但它的前半部分却更接近其他蝙蝠。因此,他们大胆猜测 2019-nCoV 可能起源于穿山甲样冠状病毒与 Bat-CoV-RaTG13 样病毒的重组。


仅为猜测,无法石锤


之后,三项类似的对比研究也发布在 bioRxiv 网站上。其中一篇由国际研究组织发表于 2 月 18 日的论文发现,非法贩卖的穿山甲冷冻细胞样本中的冠状病毒基因组与 2019-nCoV 有大约 85.5% 至 92.4% 的相似性,特别是 2019-nCoV 在受体结合域中与广东穿山甲冠状病毒表现出非常高的序列相似性。


2 月 20 日,由中国团队发布两篇的论文也研究了走私穿山甲的冠状病毒,与 2019-nCoV 的病毒相似度分别为 90.23% 和 91.02%。


新冠病毒来源之谜加深:穿山甲成背锅侠?每一次猜测或为屠杀一场

新冠病毒


但实际上,研究人员在论文中表述的病毒基因高相关性,只涉及受体结合域特定位点,并没有涉及整个基因组。


华南农业大学寄生虫学家、前文论文作者之一 Xiao Lihua 在之后的发布会上解释说,这是生物信息学小组和研究实验室之间令人尴尬的错误沟通的结果。


发现 SARS 病毒起源小组成员之一的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病毒学家王林也发表示,「即使这两种病毒的受体结合域达到 99% 的相似度,也不足以说明两者的联系」。


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研究冠状病毒的研究人员 Arinjay Banerjee 表示,「确定宿主的基因相似性应该比这些研究报告的要高。SARS 病毒与果子狸冠状病毒有 99.8% 的基因组相同,这就是为什么果子狸被认为是病毒的来源。如果穿山甲是此次疫情爆发的根源,那么也不会是这些研究中的这些穿山甲。


穿山甲的「杀身之祸」


此前,研究人员发现来自中国云南省的一种蝙蝠与人类感染的冠状病毒匹配度最高。2 月 3 日在 Nature 发表的一项研究发现,该蝙蝠的冠状病毒与 2019-nCoV 致病的遗传物质相似性达到 96%,蝙蝠可能直接将病毒传给人类,但这两种病毒的受体结合域位点有关键的区别。


研究人员表示,「这种差异表明蝙蝠的冠状病毒并没有直接感染人类,但可能通过中间宿主传播给人类。」


新冠病毒来源之谜加深:穿山甲成背锅侠?每一次猜测或为屠杀一场


迄今为止,穿山甲是除蝙蝠以外,唯一发现被 2019-nCoV 病毒感染的哺乳动物。


虽然穿山甲是孤立动物,种群数量相对较小,处于濒危状态,但也不能排除穿山甲是从蝙蝠或其他动物宿主中独立获得 2019-nCoV 相关病毒的。


北京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的生态学家蒋志刚表示,这些论文提出的问题比它们回答的问题多。他问道,「如果穿山甲是病毒的来源,而它们来自另一个国家,为什么没有在那个地方的人被感染的报告?


如今,穿山甲是否当了新冠病毒的中间宿主尚未可知,但随着对野生肉类的追求和在中国传统医学中使用规模的需求不断增长,中国穿山甲濒临灭绝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非典爆发后,果子狸曾被大量捕杀。因此武汉江汉大学研究动物行为的 Sara Platto 也担心,所有关于穿山甲来源的猜测,可能会驱使人们进一步杀死甚至消灭它们。


从东南亚到中国,穿山甲等野生动物的非法走私猖獗,祸根或早已种下。无论病毒的来源是蝙蝠、穿山甲,还是其他动物,其实问题都不在于动物,而在于我们与它们的接触。


新冠病毒来源之谜加深:穿山甲成背锅侠?每一次猜测或为屠杀一场


参考资料:

[1]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0-00548-w

[2]Xiao, K. et al. Preprint on bioRxiv https://doi.org/10.1101/2020.02.17.951335 (2020).

[3]Lam, T. T.-Y. et al. Preprint on bioRxiv https://doi.org/10.1101/2020.02.13.945485 (2020).

[4]Liu, P. et al. Preprint on bioRxiv https://doi.org/10.1101/2020.02.18.954628 (2020).

[5]Zhang, T., Wu, Q. & Zhang, Z. Preprint on bioRxiv https://doi.org/10.1101/2020.02.19.950253 (2020).

[6]Zhou, P. et al. Nature https://doi.org/10.1038/s41586-020-2012-7 (2020).

暂无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