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茶馆,最后的老重庆

交通茶馆,最后的老重庆交通茶馆,最后的老重庆交通茶馆,最后的老重庆

近几年来,重庆被外界贴上了网红城市的标签,洪崖洞、解放碑、李子坝轻轨站...也逐渐成为外地朋友来渝必打卡的网红地标。

而交通茶馆也以其独特的艺术气息和历史感逐渐成名。

交通茶馆,最后的老重庆

那么,作为重庆留存最老的网红茶馆,交通茶馆到底值不值得一去呢?!

交通茶馆,最后的老重庆交通茶馆,最后的老重庆

茶馆位于黄桷坪,这里紧临长江,铁路贯穿,同时还遗留了老码头和小港口,也是未来的物流配送中心。

交通茶馆,最后的老重庆

相对满是涂鸦的街道,交通茶馆的入口极为隐秘,只有一块黑色牌匾做门头,稍不留心就会错过。

穿过狭窄的通道,大大的弄堂让人眼前一亮。

交通茶馆,最后的老重庆

进到店里,久经沧桑的年代感扑面而来,破旧的墙面、长条的独凳、老旧的四方桌、传统的青花盖碗茶和青花杯茶。

交通茶馆,最后的老重庆交通茶馆,最后的老重庆

还有正在煤气炉上噗噗冒着泡的长嘴水壶,仿佛在向前来打卡的游客诉说它们的故事。

交通茶馆,最后的老重庆交通茶馆,最后的老重庆

从前,在这里,点单主要靠吼,喝茶打牌闲聊也只是长居此地的老辈人的专利。而现在,为了顺应时代的步伐,交通茶馆也慢慢有了改变。

为了方便,每张桌上都留着两张为外来游客准备的点单二维码,一人一杯茶是店里不成文的规矩。

交通茶馆,最后的老重庆

近三十张桌子,每天固定来此喝茶打牌的不过七、八桌。到此一游的游客像极了流水席,来了又往。

交通茶馆,最后的老重庆

大堂的茶叶柜旁边,沿着早已被无数来往的人踏得圆润的台阶进去,是两间用来展示陈安健油画的展厅。

交通茶馆,最后的老重庆

中间的玻璃柜台里,放满了各种油画明信片,旁边的价格一目了然。

交通茶馆,最后的老重庆交通茶馆,最后的老重庆交通茶馆,最后的老重庆

在这里,有这样一群人,他们自成一个小江湖,过往的陌生面孔与他们全然无关。

交通茶馆,最后的老重庆交通茶馆,最后的老重庆

嘴里操着重庆最老的言子,手上拨弄着年轻人看不太懂的长牌,脚随意的踏在凳子上,任由烟雾袅绕..这是独属于这些老江湖的肆意姿态。

交通茶馆,最后的老重庆

也是这座城市留给所有想要一探究竟的后来人最赤裸的叙述,不加丝毫粉黛。

交通茶馆,最后的老重庆交通茶馆,最后的老重庆

想要了解一座城,就去了解它的过去;想要了解一家店,亦然。

1987年前,这里还是黄桷坪交通运输有限公司员工的食堂和澡堂。后来改为茶馆,因为隶属于交通局,故起名“交通茶馆”。

交通茶馆,最后的老重庆

交通茶馆从创建之初就对外经营,今年是第32个年头。

交通茶馆,最后的老重庆交通茶馆,最后的老重庆

最初,这里接待的只有周围的街坊邻居、棒棒军。2005年开始茶馆由川美教授陈安健接手,这里便也成了一些艺术从业者的聚集地。

交通茶馆,最后的老重庆

电影《疯狂的石头》上映后,作为取景地的交通茶馆名声大噪,逐渐成为了来重庆,到黄桷坪不得不去的一个地方。

交通茶馆,最后的老重庆交通茶馆,最后的老重庆

每一个去过交通茶馆的人,感受都是不同的。

至少于玩乐酱而言,此次的交通茶馆一日游是有些许失望的。过度的商业化让其失去了最原始的质朴感和市井味道。

交通茶馆,最后的老重庆

但是如果有人问玩乐酱要不要去一次,那玩乐酱的答案是肯定的。

交通茶馆,最后的老重庆

对于交通茶馆里的老茶客而言,我们这些外来者的评价是片面的,但能身在其中窥探一番他们的生活也实属趣味。

交通茶馆,最后的老重庆

作为这个城市仅存的保持着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风格的茶馆,也许几年后,随着铁路村的拆迁,老辈人的离开,交通茶馆也就不复存在了。

交通茶馆,最后的老重庆

所以,有时间的话,去一次吧~

# 今日话题 #

你喜欢去茶馆吗?

一般去茶馆干什么?

交通茶馆,最后的老重庆

✍️ 编辑/ Angela芭比

责编 / 楚雨荨 主编 / 彭于晏

配图摄影 唐不苦

暂无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