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5类高血压,不用药~

血压升高要服药,是应该给广大患者树立的观念。而对于专业的医生来说,还要掌握哪些情况不应该处方降压药物。

有些情况血压升高可能是暂时的,也可能是假的,甚至是真的高但不需要服药,包括白大衣高血压、假性高血压、仰卧位高血压、错误的测量方式以及高血压患者的某些特定阶段。

白大衣高血压

白大衣高血压的发生率远高于想像,大量临床研究证明,对于诊室血压 ≧ 140/90 mmHg 的患者,有相当部分(10.4-51.5%)为白大衣高血压。

白大衣高血压指的是,对于未治疗的患者,诊室血压高于 140/90 mmHg,而动态血压(全天平均小于<130/80 mmHg,白天平均小于 135/85 mmHg,夜间平均血压<120/70 mmHg)或家庭血压(小于 135/85 mmHg)未达到高血压标准。

指南推荐,白大衣高血压患者只需生活方式调整,不需服药。

目前临床上,还有这样的乱象,单凭诊室血压高,没有靶器官损害,就诊断高血压开始服药,其实相当部分患者为白大衣高血压。这类患者服药后家庭血压较低,又不敢随意停药,带来过度治疗等很多不必要的困扰。

假性高血压

血压是血液流动时作用于单位面积血管壁的压力,袖带加压法是常规经典的测量方法,但是也有弊端。

当放气时,袖带所施加压力小于动脉内压力,血压便冲开闭塞的动脉使血流通过(产生声音)。

那么对于一位血管严重硬化的患者,即使真实血压不高,测量血压时袖带需要增加到更高的压力使血管闭塞,这就是所谓的假性高血压。

此外,袖带充气性高血压也是假性高血压的主要机制之一。

给自己测量过血压的人都知道,袖带加压会引起手臂明显的不适感,而这种不适感本身就可以引起血压升高。

假性高血压并不需要服用降压药物。

当然,临床工作中,我们不可能对大部分高血压患者进行有创血压的筛查,但是对于有以下情况的患者是需要考虑假性高血压的诊断的:

(1)缺乏靶器官损害;(2)给予抗高血压治疗,在没有出现显著血压下降的情况下低血压的临床表现;(3)影像学检查发现肱动脉钙化;(4)肱动脉压力显著高于下肢血压;(5)严重的单纯收缩期高血压;(6)多重血管钙化危险因素者。

仰卧位高血压

有仰卧位低血压,见于孕妇,也有直立性低血压,但是很多临床医生并不了解仰卧位高血压。

不同于以上两种情况,这是一种真实的高血压,但不适合服用降压药物。

仰卧位高血压的定义是在有明确直立性低血压的人群,在平躺 5min 之后血压高于 140/90 mmHg。

仰卧位高血压有专门的临床共识,其实临床上并不少见。

其机制是心血管自主神经衰竭导致的神经源性高血压。有一半的体位性低血压患者同时合并仰卧位高血压。高达 34–46% 帕金森患者有仰卧位高血压。

下图是典型的仰卧位高血压患者的血压变化,在清晨起床后出现直立性低血压,发生血压骤降,而夜间平躺后血压又持续高于 140/90mmHg。对于这种病人,目前共识并不建议服药,这将增加直立性低血压晕倒的风险,而建议夜间睡眠床头抬高 15°。

这5类高血压,不用药~

错误测量

血压测量虽然简单,但细微细节的疏忽足以导致明显的测量误差。

2019 AHA 指出了 7 个临床常见的测量方法的错误,包括:

膀胱充盈:增加 10-15mmHg;

坐姿不正:增加 6-10mmHg;

手臂悬空或者测量过程中举起:可使读数增加 10mmHg;

袖口套在衣服上:增加 5-50mmHg(不同的厚薄);

袖带太小太紧:偏高约 2-10mmHg;

交叉双腿(二郎腿):增加 2-8mmHg;

测量时交谈:增加 10mmHg;

可见,1-2 项测量方法的错误,就足以导致高血压的误诊。

高血压的特定情况

最后,有一些真正高血压的患者在特定情况下不服用降压药物,包括:

初诊断的,低中危高血压患者,可先行生活方式调整(1-3 个月);

老年人,DBP<60mmHg 的患者如 SBP<150mmHg,可不用药物;

急性缺血性卒中,SBP ≥ 180 mmHg 才开始降压。

暂无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