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王违约殃及邹平多只债券 山东民企信用风险挥之不去

东营民企如多米诺骨牌般接连违约,市场担忧同样的事会在邹平重演。山东宏桥避过第一波违约潮,且未涉担保圈,但也很可能会被银行“一刀切”抽贷。

受山东东营西王债违约影响,山东邹平部分民企债被市场恐慌抛售,在二级市场出现大幅下跌。

10月29日,邹平民企山东宏桥新型材料有限公司(下称山东宏桥)发行的“18鲁宏桥MTN008”从103.3元跌至88.8元,跌幅近15%。10月30日,“16鲁宏桥MTN001”从96.1元跌至88.7元;“16鲁宏桥MTN002”从95.9元跌至88.8元。

邹平另一家明星企业山东三星集团有限公司发行的信用债,在更早之前的7月就遭到市场抛售,“18三星MTN001”价格被打至42元左右。“15鲁星01”在10月28日微跌1%。

和山东东营类似,邹平民企大多处于担保圈内。东营民企如多米诺骨牌般接连违约,明星企业大海、金茂、胜通相继破产,山东万达也受影响。市场担忧同样的事会在邹平重演。

山东宏桥是一家生产和销售液态铝合金、铝合金锭、铝板带箔等产品的民企,是中国宏桥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国宏桥,1378HK)间接全资控股子公司。注册于开曼群岛的中国宏桥2011年在港交所上市,实控人为张士平,持有中国宏桥67.99%的股份;其子张波为上市公司董事长。山东宏桥为上市公司的境内运营主体。

山东宏桥存量债券有25只,包括3只私募债、2只企业债、4只公司债和16只中票,本金总规模为271.3亿元。合并报表口径应付债券411亿。

可以说,山东宏桥艰难避过了从去年到今年上半年的第一波民企违约潮。

很多民企在2015年、2016年债牛时间窗口大量发债,山东宏桥也不例外。民企债多是3年回售,因此大量债券于今年上半年进入回售。在宏观环境变化,杠杆收紧背景下,山东宏桥顺利度过回售期,说明财务水平尚属稳健。

但受到市场环境影响,回售确实也令企业现金流承压。比如今年7月进入回售的“16鲁宏02”本金30亿元,绝大部分投资人选择行使回售权,目前债券余额仅2600万元。企业2018年筹资性现金净流入为37.6亿元,2019年三季度转为净流出104亿元。

民企接连违约影响了山东宏桥在债券市场的募资能力。10月23日山东宏桥新发两只私募债,“19宏桥01”和“19宏桥02”,本金均为15亿元。今年仅在公开市场发过一只债券——7月发行的本金6亿元中票“19鲁宏桥MTN001”。而企业去年在公开市场发了8只债券。

不过仍有喘息机会,山东宏桥今年没有其他债券到期,明年到期的债仅有两只,“15鲁宏桥MTN003”、“15鲁宏桥MTN004”,本金总额15亿元。

但山东宏桥能否避过第一波民企违约潮后衍生的市场动荡,尚是未知之数。

邹平互保圈内的企业受西王违约影响,遭受直接冲击。而从山东宏桥财报来看,企业的对外担保多集中在母公司和子公司,体系外的担保仅有山东创新集团一家,风险传递性较小。

“虽然宏桥没有涉及在担保圈内,也很可能会被银行‘一刀切’抽贷。” 山东某银行固收人士表示,“银行会针对某个区域的企业‘一刀切’抽贷,就像东营的互保圈爆雷,华泰纸业没有对外担保,但是抽贷是对整个区域抽贷的,华泰也被抽贷,银行风险政策制定是全局性的。”

从业绩面来看,山东宏桥受宏观环境影响,营收增速下滑,2015年至2018年营收分别为449亿元、624亿元、974亿元和886亿元,2015年至2017年营收增速从22.28%攀升到55.96%,但2018年下滑9.05%。同时,企业归母净利润增速也出现下滑,2016年归母净利润增速高达74.1%,2017年和2018年分别为-46.04%和-11.26%。

企业毛利率和净利率也同步下降,毛利率从2016年24.4%下降至2018年17.79%,净利率从2016年12.87%下降至2018年4.1%。

市场环境恶化,企业应收账款和票据攀升,从2015年86亿元逐年上升至2018年187亿元,今年三季度达217亿元。

从财务面来看,企业有息负债逐年上升。长期负债从2016年43亿元上升至2018年71亿元,短期负债从2015年44亿元上升至2018年149亿元,应付债券从2015年119亿元上升至2018年411亿元。如果以长期负债+短期负债+应付债券+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来看有息负债规模,从2015年的259亿元上升至2018年的659亿元。

从负债结构来看,短期借款上升速度最快,风险性上升。今年三季度企业短期借款+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239亿元。不过货币资金也在增长,从2015年88亿元增至2018年457亿元,今年三季度307亿元,如果不考虑货币资金受限情况,应能提供短债偿债保障。

本文源自11派精英社群

更多精彩资讯,请来金融界网站(www.jrj.com.cn)

暂无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