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足球称霸亚洲,有两个人功不可没,“亚洲球王”和“谭铜头”

被中国足球一次次伤到的你,是否能想象到中国足球在历史上也拥有过令人热血沸腾的辉煌,被冠以“铁军”的称号
民国足球称霸亚洲,有两个人功不可没,“亚洲球王”和“谭铜头”

称雄亚洲的民国足球

辉煌历史,远东七连胜

那是在民国初,中国掀起了一股势不可挡的足球旋风,从1915年到1934年,中国队在远东运动会的19年间,连获九届足球冠军,其中从第二届到第八届蝉联了七次冠军,号称“远东七连胜”。1923年的第6届远东运动会在日大阪举办,这回日占有天时地利优势,早就做足了功课,专门研究中国队的特点,准备一雪前耻,可人算不如天算,一比五的惨败给了日当头一棒,有日媒发出这样的感叹“既生瑜何生亮”。

上海滩的报童穿梭在人群里,高声叫卖“中国足球铁军,堂堂十年连胜”原来《申报》第一时间将大败日东道主的消息编成头条,一时间中国足球队在亚洲体坛的“铁军”称号家喻户晓,妇孺皆知。1936年8月6日下午五点半,中国足球队第一次亮相奥运会绿茵场,与英国队在柏林汤姆逊球场相遇,最终以0:2告负,结束了中国足球的奥运之旅,这也成为迄今为止中国足球的奥运绝唱。此届奥运会上,“亚洲球王”李惠堂技惊四座,但他拒绝了英国教练挽留,回到祖国。

民国足球称霸亚洲,有两个人功不可没,“亚洲球王”和“谭铜头”

民国足球队参加奥运会

“亚洲球王”李惠堂

李惠堂1905年出生于香港大坑村,16岁那年他参加了香港南华体育会少年足球赛,初露锋芒。17岁时他入选当时代表香港足球最高水平的南华足球队,被香港球迷称为“球怪”。之后他带着心爱的女孩私奔到上海,同时也带来了中国足球的黄金时代。如果把球迷比作戏迷,李在上海滩的声名绝对不亚于梅兰芳。他一出场,上海滩万人空巷,这个连初中文凭都拿不出来的毛头小伙子,竟然受聘于复旦大学,出任主任兼足球教练,可见才艺特长是相当的重要。

李的名声是踢出来的,从1923年代表中国参加远东运动会到1947年作为队长参加了的最后一场比赛,他在球场上度过了二十多年的时光,踢进1860球,球球精彩!1976年德意志联邦共和国足球杂志评选出五位世界级球王,中国的李惠堂就是其中之一。1947年秋,李宣布挂靴。

民国足球称霸亚洲,有两个人功不可没,“亚洲球王”和“谭铜头”

世界球王李惠堂

“谭铜头”潭江柏

还有一位参加过1936年奥运会的老队员不能不提,他曾是上世纪30年代雄霸广州球坛的“四大天王”之一,他就是香港歌星谭咏麟的父亲潭江柏。潭江柏,人送外号“谭铜头”,是冲他头球功夫来的。在1932年淞沪会战时,谭已经是19路军后勤民运队大队长,他一边参加反法西斯的战斗,一边津津乐道他在柏林的经历。他受到希特勒的接见,不仅握过手,希特勒还特别送给他一块金表作为纪念礼物。

谭咏麟回忆说,2002年中国足球队打入世界杯决赛,他父亲天天坐在电视机前等待中国队出场比赛,看到中国队攻进对方禁区就会大叫“射啦”。2004年93岁的潭江柏荣获获了香港足总颁发的终身成就奖。

民国足球称霸亚洲,有两个人功不可没,“亚洲球王”和“谭铜头”

潭江柏和谭咏麟

先进的体育思想

民国之初不仅在足球上出成果,而且在体育上出思想。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明确提出“完全人格,首在体育”。在中国第一次将体育提升到塑造人格的崇高地位之上。他领导的北大身体力行大办体育,渐渐推广到我国各学校中。当年南开大学不但有“五虎上将”之称的篮球高手,还有“输球精神不输”的足球健儿。

校长张柏苓认为获胜固然重要,但千万不要使用不道德的手段。为此反复告诫学生“正当的失败比不正当的胜利更有价值,这才是体育精神的真谛。”胡适担任中国公学校长时,非常重视体育教学,他历来崇尚平等参与,争取胜利,善待失败。有年春天中国公学召开学校运动会为了鼓励同学们踊跃参加比赛,不必看重比赛得失,他的比赛致辞个性鲜明“祝诸君,人人有光荣的胜,人人有光荣的败。”

民国足球称霸亚洲,有两个人功不可没,“亚洲球王”和“谭铜头”

民国足球队

完美诠释体育精神

用今天的话说,民国足球绝对是朵“奇葩”。那时中国足球没有官方管理机构,没有举国动员体制,没有良好的后勤补给,也没有经验丰富的外籍教练。有时候足球仅仅是足球,不需要那么多。但是那个时候对任何新生事物都是包容的,任其自由发展。那个时候有志于足球运动的人,有精神,有志向,有信仰。

参加1936年那次奥运会的运动员中,有三人后来应征入伍战死在抗日沙场。光荣的胜,光荣的败,铸就了那个时代的体育精神,也成就了中国足球在亚洲的9连冠,诞生了亚洲球王李惠堂等一大批有着家国情怀与责任感的运动员。一度称雄亚洲的民国足球用他自己发出的独特的光芒诠释属于那个时代的更高更快更强。

民国足球称霸亚洲,有两个人功不可没,“亚洲球王”和“谭铜头”

远东运动会

民国初期足球曾经的辉煌,告诉我们体育的真理就是人的自由发展。当今中国足球除了需要鼓励球员自由精神外,还需要向民国初年的那些足球大师们取一味药,那就是光荣的胜,光荣的败。

暂无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