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怀旧服:是我,那个偷箱子开出提布的小贼,我回来了

题记:

2008年,那一年我还年轻,那一年真实世界中发生了很多事情,忽然见到了人世间真实的死亡和离别,也遇到了挚爱和知交。

也是在那一年,我离开了魔兽世界。

但这个虚拟世界给我的一点小小喜悦,在经历那一年的至暗时刻后,甚至十年的时间后还没有被磨灭。从未想到的是,十年之后还会有一个叫怀旧服的魔兽世界重新打开,有些人和事情还在,有些已成永诀。

所以经历过那个年代的,或者说所有的wower是幸福的,他们比旁人多了一个世界。

ID:紫陌青瞳 辛迪加(RPPVP)

魔兽世界怀旧服:是我,那个偷箱子开出提布的小贼,我回来了


2008年的那天中午,天空正下着大雨。好像应和真实世界的天气似的,魔兽世界里也下了一场雨,这场雨太大了,连往返于港口的航船都看不清楚。穿行于雨中的人们,视野所及之处一片迷蒙。

无心PK也无心任务,为了提升开锁技能,我的小贼潜行到了提尔之手,这里人形怪很多,偷到的高级垃圾箱子可以提升开锁技能的点数,也有固定刷新的宝箱可以开,那时候人也不多,非常惬意。

转了一圈背包就满了,找个安全的地方,熟练地打开一口口箱子的时候,眼角余光瞟了一眼聊天栏,却奇怪的发现有一行紫色字幕。

魔兽世界怀旧服:是我,那个偷箱子开出提布的小贼,我回来了


提布的炽炎长剑?!

不是吧,这可是传说中的武器之一啊!怎么从垃圾箱里面掉出来了?

从60年代过来的苦逼的盗贼在黑上一遍遍的刷雷德拿双刃的的时候,无不念叨着这浮云一般的传奇武器。我只是听说过,甚至在我们服务器(7区奥妮克希亚)都没有看到有几个人拥有过(当时是70年代,开了血精灵)。

魔兽世界怀旧服:是我,那个偷箱子开出提布的小贼,我回来了


立刻在公会里面说了这个消息,公会立刻炸窝了,屏幕上滚动的全是绿色的公会频道消息。

我们公会经常在线的的成员只有几十人,但关系非常密切。有十余人是由真实世界的朋友、同学及他们介绍的熟人构成的,有一部分是完全虚拟世界的朋友。我们线下曾经聚会过,从陌生人到熟识,只需要一个魔兽的共同话题。

魔兽世界怀旧服:是我,那个偷箱子开出提布的小贼,我回来了


魔兽世界怀旧服:是我,那个偷箱子开出提布的小贼,我回来了

【我同公会的会长大吉大利(右),在南方海边蹦跶,朋友抓拍到的瞬间】

会长大吉大利,也是我们的MT,某南方一线城市人。他一直像兄长一样照顾着公会的成员,无论是虚拟世界还是现实世界,颇有大哥范儿。他感叹了一句运气真好之后,建议去NGA发个帖子问问,因为这玩意儿太浮云了,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卖。自己用吧,我的主号是骑士,而小贼只是玩骑士觉得累之余拿来打打钱卖卖东西的,尚未满级,让小贼拿太可惜了。

于是提布就静静躺在银行,因为一些事情,我也暂时没时间玩游戏,那柄传说中的单手剑,或许在暴风城的银行静静绽放着火红的光芒,会不会偶尔发出龙吟一样的声音呢?

魔兽世界怀旧服:是我,那个偷箱子开出提布的小贼,我回来了

同年的5月份,四川地动山摇,我从26楼冲下来,亲眼看到街道在脚下开裂。

电话打不通,几个小时后才找到在城市另一个区域的女朋友。我们一起到大学的操场去避难,并没有太恐慌。只是电话打不通,也非常担心家里人。

奇迹般地,会长从外地打通了我的电话,确认安全。当时外界的通话完全进不来,我们也打不出去,没说上两句,电话就断了。

在北川,一位武警朋友从死亡线上逃出来,一路救人,后在绵阳同他的妻子回合,他的妻子是北川中学一位教师,两人奇迹般地逃离了死亡。

魔兽世界怀旧服:是我,那个偷箱子开出提布的小贼,我回来了

然而有些人没有那么幸运,公会里面,有一位成员的名字变成了灰色,从此再未上过线,我们都希望他只是转服了,或者是放弃了这个游戏。但从他所处的地理位置来看,恐怕这只是我们美好的愿望。

一些朋友自发去了重灾区,他们不是什么明星或者名人,他们说,就是想尽点力。有一个朋友告诉我:震区的情况很惨烈,但人的精神头还很足,而且非常信任这些外来人,有个老人拿钱请他们买一点塑料布送进去,完全不担心会被骗走,他赶紧拜托熟人买了开车带进去,不收钱老人还不干呢。

对了,说得有点多了,你们肯定会问,那把提布最后怎样了呢?

魔兽世界怀旧服:是我,那个偷箱子开出提布的小贼,我回来了

后来会长建议我去NGA问问,我想反正丢在那也是丢着,于是就去问了下,回帖各说不一。后来就在AH挂了10000G,很快被人买走。钱换了几张点卡给女朋友充了。

同年,中国第一次举办了奥运。

同年,我的外祖父因为意外离世,整个人陷入了一段非常黑暗的日子。悲伤几乎击垮了我,让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陷入抑郁。

也是那一年,我跟女朋友确定在一起了。那是暗夜中的光芒。

同年,我们都离开了魔兽世界。

一去就是十年,那之后更替了很多版本,她偶尔去看看新的内容,我则连登陆的兴趣都没有,我们都无心再玩。

十年时间,足够将很多人和事改变了,无论真实世界还是魔兽世界。


魔兽世界怀旧服:是我,那个偷箱子开出提布的小贼,我回来了

有同学混进了华为BAT,也有同学自杀离世;

有朋友远走他乡经商,也有朋友选择小城市定居;

有人坐拥数套房产,也有人为了房贷车贷终日奔忙。

是不是很平淡的故事?是的,如千千万万真实世界和魔兽世界的人和事一样平淡。如日升月落,草木枯荣一样平淡。事实上,我们的人生除了至暗和高光的时刻,大部分都是这种平淡的时光。

世界依然在运转。

我会在深夜点开那个图标,默默对那个久违的世界说:

“你好,我回来了,来看看你。”

p.s:收到很多朋友留言欢迎回来,非常暖心,非常感谢。

我目前在辛迪加服务器,很佛系的玩一个爱钓鱼的小精灵盗贼:紫陌青瞳。

这里不能发二维码,我在公众号 熊猫茶馆 放了一个叫 怀旧服:我们的世界 的群二维码,大家可以相互添加,一起回忆,倾听你们的故事,也许会写一写你们的故事。

魔兽世界怀旧服:是我,那个偷箱子开出提布的小贼,我回来了

我现在的小DZ:辛迪加:紫陌青瞳

暂无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