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科的郁亮时代,回望王石在退位前想了什么?

万科的郁亮时代,回望王石在退位前想了什么?

回忆 17年6月21日上午,王石在自己的朋友圈发了一张攀登珠峰时郁亮专程来探望的合影,并配文宣布将退任万科董事长,接力棒会传给郁亮。

全文如下:

今天,万科公告了新一届董事会成员候选名单。我在酝酿董事会换届时,已决定不再作为万科董事被提名。从当初我们放弃股权的那一刻起,万科就走上了混合所有制道路,成为一个集体的作品,成为我们共同的骄傲。

未来,万科将步入一个崭新的发展阶段。今天,我把接力棒交给郁亮带领下的团队,我相信这是最好的时候。他们更年轻,但已充分成熟。我对他们完全放心,也充满期待。

人生就是一个不断行走的过程。今后,我将一如既往做对万科、对社会有益的事。

外界高度关注的万科董事会换届,将在6月30日尘埃落定。

王石1984年创立万科,是国内具有影响力的企业家之一。在他的带领下,万科于1991年成为中国首批上市公司;2012年成为全球首个房地产年销售额超过200亿美元的公司;2016年荣膺“世界500强”。

本文写于2013年王石在游学哈佛之际,彼时王石在寻找方法论,有关企业、公益、个人,还有这个国家 。

轰!轰轰轰!!!

第二次爆炸比第一次来得更强烈,王石终于确信,这不是汽车爆胎,这是恐怖袭击。

17年4月15日下午,站在波士顿马拉松终点的VIP位置,万科公司董事长王石有了新身份——本台记者,他被电话连线的央视主播误报为前线记者。

王石在微博上的直播比新华社快讯快了3分钟。他在现场看到两股反方向的人流:运动员和观众从里向外,速度慢,另外一股是救护车、消防车、警察,他们从外到里,速度很快。

没有想象中的混乱,一切都很有逻辑,指挥的广播马上开始播报、人流密集的超市很快被要求疏散、地铁停运、道路和桥梁封锁……

一个月后在北京,回忆起当时场景,王石说:“你能感觉到他们的逻辑是非常清晰的。我们总是讲‘众志成城’,但怎么使这个力气就没技术含量了。出现事故,即刻的怜悯心,或者临危不惧,作为人的一种本能,没什么差别,不能说人家比我们更好,差别在出事之后的组织能力。”

哈佛游学两年后,王石更在意讨论问题的方法论。他做成了全球最大的房地产住宅企业,但是放弃了股份,甚至连管理权都交了出去。他两次登上珠峰,是第一个完成“7+2”的华人。他做公益,担任过阿拉善生态协会会长,现在是中国最具公信力和知名度的NGO壹基金的执行主席。他在哈佛研究几百年前的日本,而接下来要去剑桥探究犹太史……

他有足够的资本去讨论一些宏大的话题,但他还是把自己定义成纯粹的企业家。

62岁的王石身上还有肌肉,笔直而瘦削,脸就像被钢丝勒过一样,线条非常硬。他对自己的身材相当自得,没有同龄企业家常见的满月脸和啤酒肚。他穿着一套修身西装,没打领带,脸上的胡子暗示沧桑与个性,而这是刻意保持的。他有私人造型师,知道该怎么搭配服饰。

在中国企业家群体中,王石有着独一无二的印迹。此前,他的独特表现在公司治理和另类的个人爱好上。现在,在60岁这个该什么都明白的年纪里,他突然发现自己原来是“无知者无畏”,原来“什么都不知道”。在哈佛的日子里,他开始重新学习中国传统哲学,寻找“我是谁”的答案。

他说:“why的问题必须用how的方法。”

万科的郁亮时代,回望王石在退位前想了什么?

王石在哈佛留学时与同学交谈

老哈佛的新鲜人

因为《邓小平时代》,哈佛大学东亚研究中心的傅高义教授开始被中国人所知晓。除了中国,日本也是他的研究对象,他写过一本很有名的《日本第一》。

一年前,王石去拜访傅高义,他的课题是研究江户时代(相当于中国的晚明)的日本。傅高义告诉王石,江户时代你说错了,不应该是Edo period,那是文学上的说法,在学术上应该是Tokugawa period。

这让王石觉得很爽,他觉得我敢说,而听不懂不是我的问题,还有这么知名的教授心平气和交流。去哈佛游学这事,几乎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他自嘲不是去上老年大学的。

语言成了头号问题,王石是工农兵学员,但他一直有意训练自己,看得懂英语文章,但是“哑巴英语”。第一个学期,他选了三门讲座课程,关于企业伦理、社会伦理和宗教。一方面是他对这些课程感兴趣,另外这些课都带有PPT,听不懂但看得懂。

他去上语言学校,和一群比自己女儿还小的年轻人一起上课,还是后进生。他扭捏,不好意思,但这种情绪很快就过去了,没人在乎一个掏钱上学的老头,读不好是自己的问题。

语言学习给他打开了一扇窗,当发现阅读速度提高了几十倍,他开始感觉获得了重新和人交往的能力,生命重新开始。他学着去申请信用卡、坐地铁去超市买东西、自己动手做早餐。

他说人到六十,胃口有限。吃喝玩乐已经很难成为享受,满足好奇心才是真的愉悦。他不喜欢一般老年人的那些爱好,他就是爱折腾自己。

他把微博头像换成了接受《60分钟》采访时的截图,在那个访谈里,他全程用英语接受采访,谈中国的房地产泡沫。

在哈佛,王石的头衔是访问学者,他研究方向是江户时代日本的国民普及教育、知识分子的西学训练以及工商界的社会地位。

他很欣赏日本,每年都要去很多次,有很多日本朋友,提出过“万科必须学习丰田”。住宅产业化是他为万科制定的三大战略之一。2006年,万科聘请日本专家伏见文明作为工厂化住宅的建筑技术总监,全面负责相关技术研发。

2012年底的一个论坛上,他强调“作为转型成功的东方国家,日本是很值得学习的”。今年年底,他在哈佛的学习报告也将出版,他用西方学术的框架来总结对日本的思考。他的日本朋友知道后,立刻预约日文版。

他喜欢日本,但在他的游学计划里,没有日本这一项。他说日本的进步是因为成功学习西方,那干嘛不直接到西方去。2013年,他要去剑桥大学研究犹太史,然后再去耶路撒冷。

听起来,这像是一个内心信仰的追求之旅。几年前,王石写了三本和伦理、宗教有关的书——《灵魂的脚步》、《徘徊的灵魂》和《灵魂的台阶》。

王石是一个军人的儿子,从小接受无神论教育,但功成名就后他经常发现身边的朋友突然有了宗教信仰,这极大冲击了他的思维方式,让他困惑。他在一次公开讲座中说“你可以不信,但是你不能不知道”。

因为登山,他对藏传佛教有所认知,“玄奘之旅”让他了解伊斯兰教。很早以前,他就有意“全盘西化”——登山、航海、玩赛艇、出国不吃中餐、用现代企业管理办法治理万科。他发现基督教在西方现代文明中的地位,他想追寻问题的根源。在哈佛学习后,他曾经对媒体解释:“我们现在是西学中用。我们学习西方的东西,更多是技术层面。如何从意识形态的角度去理解、吸收,到最后一定是宗教信仰。”

在他看来,现代企业制度的建立和契约精神密不可分,而基督教文明突破了传统的法律和宗法制度,是契约精神建立的根源。

听起来王石的思考有些玄妙,但如果把学习宗教看作是理解世界的方法论,就不难理解。所以他会在选课时放弃“资本主义商业史”,改听“现代战争起源”。因为后者教授的方法论更具有启发性——“民主国家比独裁国家更倾向和平吗?”

万科的郁亮时代,回望王石在退位前想了什么?

2012年7月12日,深圳举办首届中国公益慈善项目交流展示会,王石与参展的志愿者合影

王石、郁亮和万科

在哈佛刚刚安定下来,王石换上美国手机卡,他给几个人打了电话,包括郁亮。48岁的郁亮是万科公司总经理,在这个位置已经坐了12年,被普遍看作王石的接班人。

2012年10月,“红烧肉”事件再次让王石处在舆论的风暴场中。郁亮有一些担心,他亲自与一些媒体高层和地产圈有话语权的公众人士沟通。

王石给郁亮交了底儿:他惹上了这件事,如果对万科有很大的影响,他将当即跟万科进行切割。

“他们这种关系放到别的企业都不适合。”新浪乐居华南区总经理李咏涛觉得万科的交接过程“略长”,让外界出现了太多对王石、郁亮关系的猜测。尤其是王石游学哈佛期间,万科进入了“郁亮时代”。

李咏涛认为“王石对万科的贡献,更多是在早期创立和后来的从多元化到专业化(方向的确定)”。

王石被普遍认为极具英雄主义情结,这种内在情结的外化就是做了很多看似和企业发展无关的事情。深圳地产圈资深人士尹香武认为这是王石作为企业创始人的风范:“这是王石的担当,所以他经常有一些施惠型的考虑。”

“王石为什么会对精装修感兴趣?(因为)他感兴趣的是环保、社会责任。”李咏涛认为王石的许多决策往往站在企业经营角度之外,比如时代使命感和人文情怀。

在此驱动下,王石成功赋予了万科企业价值观。退出一线,但他给万科定下了三大发展战略:住宅产业化、精装修和国际化,而且非常坚持。

在王石的概念里,在万科提速既成事实的前提下,保证品质显得更为重要。他给万科品质上了双保险:住宅产业化和精装修。

“住宅产业化放在正常环境下,应该是社会共有的技术,不能被万科一家独享。但是中国的环境很特殊,(现在只有)万科一家在搞。”尹香武认为在王石提出这么宏大的概念后,需要一个解决当下执行层面问题的人。

王石选择了郁亮。尹香武将他们二人比作“东家”和“掌柜”。与王石“站在山顶说话”的姿态不同,“郁亮更愿意跟大家打成一片来达成目的,更愿意笼络大家然后再改变大家。”郁亮将王石指明的方向倡导为“三好口号”:好房子、好服务、好邻居。“郁亮在说同一个事情,但是他是顺毛捋。”

不管日常事务,并不意味着王石不掌握内部情况。得益于现代管理制度和信息化系统,王石随时随地可以了解万科的运营数据。每天早晨起床和晚上睡觉前,他都会看20至30分钟万科内网。

在执行层面上,郁亮给万科注入了高效的组织管理、严密的市场风向把控和超强的执行能力,这让他在2010年推动万科提前完成“千亿计划”,但王石对此并不以为然,他在公开场合提醒:“如果万科一意以利润为导向,那么后千亿时代可能面临覆灭式的危机。”王石下死命令要求万科2011年“销售额不允许超过1400亿元”。

2011年,万科高管团队动乱,徐洪舸、肖楠、刘爱明、袁伯银4位副总裁先后离职;项目陷入困境,产品陷入品质危机,深圳金色领域业主发起了维权活动。2012年,万科内部问题仍然在发酵:万科重庆总经理邢鹏辞职、“安信地板”令万科品质蒙羞。

外界将最近两年万科的问题归结于王石的离开。他不以为然,并坚决否定重掌万科的猜测。他的逻辑是:“我接手一两年有什么意义呢?如果他不行,你再维持两年,将来还是不行,如果他行,你接手了没法证明。”

这些问题的爆发正是万科进入“千亿俱乐部”门槛的试金石。王石愿意在万科扮演指引方向、把控节奏的角色。

“你们都没注意到,我到美国两年半,但是万科的国际金融平台是3年前开始投入建立的。”在同行们抢夺千亿俱乐部门票时,王石已经跳出技术层面,为未来提前布局。他认为房地产说到底是金融问题,“将来的房地产市场,没有几千亿的融资平台,你只是一个打工的。”

“万科早期做房地产信托做了很多尝试,而且最早上市,B股转H股,房地产行业里面所有的金融创新基本上都是万科先做。”李咏涛说。

财务背景出身的郁亮在金融领域有极强的理解力和操控力,从2010年开始,万科就开始筹划收购一家香港上市公司,并且开始到世界各地考察合作项目。2012年,万科收购在香港上市的南联地产,更名为万科置业(海外),控股收购了28家房地产企业,税收、利润、ROE(净资产收益率)均攀升至历史最高水平。

在哈佛游学的王石推动了万科国际化进程,顺利与美国铁狮门、香港新世界地产签署了合作项目。除了考虑国内外市场的转型、客户的转移之外,王石更多考虑的是平衡投资风险,他将万科未来的投资版图划分为:华南、华东、环渤海湾、中西部以及海外,而海外市场也有可能细分为北美市场、欧洲市场、新兴国家市场。

在全盘方向性谋篇布局之外,王石始终保持着与万科“若即若离”的关系。

“这就是王石的英明之处。他很早意识到把个人的因素降到最低对企业才更有利。”李咏涛说。王石要给万科注入一种DNA,而不是仅凭个人魅力。

“我不喜欢从意识形态考虑问题。”王石的方法论是:一个长期不在公司的董事长还能把公司做得那么好,威信还那么高,才是本事,这也是王石对万科的初衷。他始终认为,万科只是他的一个作品,而且是一个团队作品。

这种自信,让王石毫不避讳谈起他和郁亮的关系。“如果一切都是顺着我的,我不会用郁亮。”王石允许存在不同意见,乐见下属否定自己,这是他的经营哲学。“没矛盾还有意思吗?”

他深知“人走茶凉”之意:在位时,人人恭敬有加、热情歌颂;一旦离开,各种矛盾、各种攻讦。所以在对万科发展至关重要的两代掌门人传承问题上,王石完全信奉“阳谋”:以理服人,不以权术整人。

“王石信任郁亮,郁亮也越来越强大,他们互相离不开。”李咏涛如此描述王石与郁亮之间的传承关系。

“王石代表的万科和郁亮代表的万科有差异,但是也有很深的传承关系。”中国房地产学会副会长陈国强认为这种传承更多体现在价值观和企业文化上。尹香武认为,这种精神层面的传承会给郁亮带来很大压力:“坐到这个位置上,他没有王石在引导,没有王石在看方向,这对他产生很大影响。”

王石喜欢登山、降落伞和赛艇等更富挑战性的运动,而郁亮推崇自行车和长跑。现在他也开始登山。此刻,他正在挑战珠峰——他的前任曾经一举成名的地方。王石说会主动打电话给郁亮,提一些建议。比如,悠着点。

万科的郁亮时代,回望王石在退位前想了什么?

2001年7月,王石与张朝阳、冯仑等人相约攀登金山岭长城

偶像的黄昏

5月10日,48岁的马云正式辞任阿里巴巴集团CEO,只担任董事长。在几万人的体育场里,他的离职仪式被搞成了励志祈福大典,堪比巨星演唱会。

14年前,48岁的王石让出总经理,把更多精力放在了登山和社会公益上。

很难比较马云和王石在交班问题上谁更洒脱,两个人都说一旦企业有问题,都不会回来。

对王石而言,这样的表态更像是对自己价值观的惯性表达。他多次说过,万科不是我的儿子,而是我的作品,但显然这个作品集中了他太多的理想和情怀。

两年前在一个论坛上,谈到万科是不是向要多元化,他说:“谁要是多元化,就算我死了,在棺材里也要伸手出来反对。”

万科上市前,王石曾拥有四成股份,但他主动放弃了,这个有违人性的决定让他获得了对万科掌控权的道德优势,这给所有试图去挑战他权威的人设置了一道难以翻越的藩篱。

王石被视为一个理想主义者,这直接影响到万科的企业气质。他大概是中国唯一一个敢于一直在公开场合宣扬“不行贿”的企业家,他的承诺不只是包括个人,还包括整个公司。他说,万科员工行贿就是我行贿。

不行贿加上不赌“地王”的策略,在很长时期,万科都只能开发郊区大盘,而房屋质量、物业管理水平和社区文化则为万科赢得了消费者。

在形象暧昧的中国房地产企业群体里,万科的气质显得有些另类,这家公司不鼓励狼性竞争,也不提倡为了工作而耽误家庭,总是希望通过一些有技术含量的手段来取胜。这是一家职业经理人味道非常强烈的公司,而这种企业组织形态在中国本土企业中,还非常罕见。与此同时,创始人的威望犹存,新的职业经理人团队还能保持旺盛的精力与进取心,并去实现一个共同的理念。

从一线退出后,王石有了更多的时间去做企业之外的事情。他广为人知的标签是登山家,他给很多企业做广告,也给很多上市公司做独立董事。

在哈佛的日子里,他直接推动万科参与哈佛公开课项目,这不单是一个视频项目,还包括了在线教育、讨论、学生提交作业等一系列活动。

他在担任阿拉善生态协会会长期间,引入了罗伯特议事规则,在中国企业家群体中实践了一把民主治理。在担任壹基金执行主席期间,让这家中国最具知名度的民间NGO从私募走向公募,并确立了发展方向。这两个标杆的意义,或许在很多年后才会被真正认识到。

万科的郁亮时代,回望王石在退位前想了什么?

田朴珺

上世纪80年代到深圳创业,王石已经三十多岁,从那时起,他才算真正意义上掌握了自己的命运。从那时起,在并不太长的时间里,他成功拓展了人生的宽度,他一直追求有技术含量的生活方式,始终不放弃自己的好奇心,所以才会对方法论如此在乎。

在名利之间,他从不讳言自己会选择名,他极大挑战了中国人“闷声发大财”的理念,他的种种行为也注定了在中国企业家群体中的“另类”形象。

他说自己的人生已经处在抛物线的下滑部分,还没想好要怎么去退出公众视野,但已经开始淡化自己。去年的“红烧肉”事件,让他再一次成为网络狂欢的焦点,王石打造的道德形象在这场对隐私的集体窥探中被广受质疑。而这场狂欢也让人们看到了他的另一面,也许并不完美,但有更丰满的人性,如同希腊神话里的神和英雄。

或许要到很多年以后,王石对于这个国家的意义才会体现出来。这就像在波士顿的语言学校,老师和同学对他另眼相看,不是因为他是中国最优秀的企业家,而是他两次登上了珠峰。

对此,王石的总结是:大家觉得重要的是,一个人究竟能不能突破自己。

2019中国科创版新机遇 /资本破局研讨峰会

●与东方赛富刘俊宏、前海梧桐并购基金谢闻栗、软银中国冯正明!还有CCTV2《创业英雄汇》投资人:玖弘基金安阳、中青创投付岩、中小企业协会副会长杜明堂,华洋资本、香港时空资本、银河资本等25家风投机构赋能产业升级项目对接。

【峰会价值】

万科的郁亮时代,回望王石在退位前想了什么?

【项目升级】:顶层设计、商业模式升级、战略规划、人才管理、品牌建设、社群营销...

【资本对接】:股权融资、债权融资

【关注领域】:信息技术、高端装备、新材料、新能源、节能环保、生物医药、教育,先进制造业等符合条件的领域。

举办城市:北京、深圳

万科的郁亮时代,回望王石在退位前想了什么?
万科的郁亮时代,回望王石在退位前想了什么?

点击左下角的“了解更多” 打开会议链接,查看会议流程与报名!

暂无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