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德纲—规矩论

近期,郭德纲带着儿子郭麒麟,去参加了一档名为《大叔小馆》的综艺。

目前,节目还未播出,但流传出了一些花絮。花絮里,除了郭氏插科打诨依旧风趣,还有个引起热议的亮点,激起了一片叫好,那就是郭麒麟童鞋的表现。

只要有郭麒麟的镜头,但凡他对人说话,永远用的都是老北京的尊称“您”;和像孟非这样长辈在一块儿,长辈站着他绝不坐着、长辈手里有东西他绝对抢过来拎着。

见着了父亲,更是让父亲坐着,自己十指环抱,规规矩矩的随时准备听招呼而动。

可见郭家的门风气象,让人叹服。

郭德纲—规矩论

郭麒麟良好家教的养成,绕不开他的父亲郭德纲。

而不同寻常人生经历以及生活感悟,造就了郭德纲独特的教育观念。这个观念,自一个个鲜活的事例中奔涌而出,汇聚成了“规矩”二字。

如果把这二字掰开分述,又可分为对人伦的规矩、对事业的规矩,再有守规矩而不拘泥三部分。

就来一起看看,郭德纲的“规矩”教育吧。

1

对人伦的规矩

郭德纲安身立命的根基,是传统曲艺事业,遵从和发扬“传统”,是他能够在行业立足的本源。

三闯北京、无以立足、贫困交加、泪洒黄村,过程中尝遍人间冷暖、历经无数波折,但无论是贫穷还是富贵,他也从来不会逾越内心的“人伦规矩”底线。

他对“人伦规矩”捍卫之坚定、执行之透彻,从对应的俩事,可见真章。

捍卫之坚定。2007年,郭德纲的师父侯耀文突发心脏病遽然离世,接着爆发了轰动一时的遗产案。

郭德纲仅是他的弟子,本可以袖手旁观,不介入这是非中来。但就像侯耀文评价郭德纲的那一句“一路坎坷走来,他势必要嫉恶如仇。”

看到自己深深爱戴的师父一对女儿被欺辱,天纲人伦的规矩被破坏,他瞪红了眼,在博客上奋笔发布文章《听雨随笔》,一连用了师父的两个女儿为什么连一张纸都没得到”等七个为什么,来为侯瓒姐妹俩的遭遇鸣不平。

郭德纲—规矩论

郭德纲—规矩论

随后,更是替姐妹俩上庭作证,不惜与侯耀华公开翻脸,更是以出价千万,购置了侯耀文仅仅价值百万元的别墅,尽自己的一份力的同时,苦心兼顾了师父后人的体面,报答了师父的知遇之恩和在天之灵。

郭德纲—规矩论

管中窥豹,可见郭德纲近似对人伦规矩的坚定捍卫。人伦规矩,已上升成他的信念,在破坏规矩的丑恶前,明知不可为,也要为之!

执行之透彻。自1995年开始,陪伴郭德纲一路披荆斩棘,创建并光大德云社的张文顺老先生,在2009年仙去了。

得到噩耗的郭德纲,悲痛中立即停演了德云社一周来祭奠,守的是头七的规矩。

追悼会上,郭德纲执的是弟子礼,流泪默站老先生遗体旁,强忍着悲伤感谢赶来悼念的来宾。这个举动不但看出郭德纲和张老先生情同父子,宛若家人;更感动的是郭德纲自甘后辈,不忘先生的恩情。

郭德纲—规矩论

此后,德云社后台加上张老,共供奉三位老先生的遗像,分别是侯耀文、金文声、张文顺。前两位是郭德纲的师父,张先生也更是整个德云社的师父。

侯耀文遗像前常年摆放他生前爱抽的三五牌香烟,张文顺遗像前则摆放着他最爱的红塔山香烟。弟子们过年过节、登台封箱,都要恭恭敬敬插上三炷香,磕山响的头。

就这样,把尊师重道的种子,洒在包括郭麒麟在内的弟子们心中,长出参天大树。

郭德纲个人的规矩素养,除后天造就,也有很大部分来自家族氛围的熏陶。郭麒麟作为孙辈,生活在这个传统家庭,自然也沐浴成长。

郭麒麟儿时被父亲送给爷奶抚养,老人照顾的细致,吃喝从不亏欠,所以他小时候一副小胖模样。

但老辈人对他的教育从不含糊,尤其关系“规矩”二字,从他记事开始,就告诉他有礼数有体统,做事要实事求是。

郭德纲—规矩论

郭麒麟回忆,说每到临近春节,他和姑姑就开始挑选各种布料,去找裁缝做出一身的新衣服。衣裳做出来了,但奶奶不让穿,必须等到大年夜里才能换上。姑姑爱美,心念着衣裳但又不敢穿上,只能每天把衣裳放在身前,对着镜子比划。

幼时,祖辈对郭麒麟言传身教,大一点他回到父亲郭德纲身边,更是不间断的打磨。

栾云平到郭德纲家里来,不见外拿起茶几上的零食就啃,郭麒麟咽着口水,懦懦问他,我可以吃吗?栾云平诧异道,饼干是你家的,你当然能吃。一边的郭德纲说,家里的好东西从来是给外人先吃的。

郭德纲有言在先,郭麒麟就绝不忤逆。

孩提和少年时的点滴教育,郭麒麟对“规矩”家风有了深刻的认识,也浸入至了骨髓。他长大成人后,愈发的发表出谦逊平和,接人待物彬彬有礼。

如郭德纲师哥王少立,很多的长辈对规矩的郭麒麟啧啧称赞,并向郭德纲发出深深感慨。

郭德纲在2013年发过一条广为传播的微博,就是由着儿子被表扬的话头,娓娓道来“人伦规矩”,有仪表、有谈吐,有座次,也有举止,把偌大的人伦规矩命题细细掰碎。

比如全家人围坐用餐,大人不动孩子不能动;喝汤不许吸溜,吃饭不许吧嗒嘴,要闭上嘴嚼。家有客人,要谨记茶七、饭八、酒满等等。这一字一句,都是孩子教养的点滴养成。

琢磨郭德纲所说的规矩,理解可以是家教、也可以说是教养,从浅的说,就是“坐有坐像、站有站相”,从深处讲,守的这些礼仪,缘由何来。

郭德纲—规矩论

受到所有东亚国家一致推崇的明代大儒王阳明,将朱熹的“存天理、灭人欲”理论进行过升华,他的理论,和郭德纲的人伦规矩教育可以说不谋而合。

存天理是伦理道德的基本准则,体现在人身上就是人性;灭人欲是适度的控制自己的欲望和对欲望的表现,提倡德才配位和水到渠成。

在这个世风不古、饱受外来所谓释放天性等价值观冲击的时代,有郭德纲这样的传统国学的布道者,势必能以星星之火,引起传统文化复兴的燎原。

2

对事业规矩

郭德纲七岁学习评书,浸淫曲艺已有三十八年。

他的说学逗唱掌握到“上炕”能说相声,“下炕”能拿起其他的曲艺形式,八大棍能说、京评梆能唱。尤其是评剧、梆子的底子深厚,可以说“叫小番”谁也没他厉害。

郭德纲—规矩论

可以说,相声相关传统技艺他说掌握了九,每人敢说掌握了十。

郭德纲的深厚功底,除了来自于自小的耳濡目染和勤学苦练以外,还有就是对传统文化的不间断学习和提炼。

他先后取艺或者师从了高祥凯、常宝丰、侯耀文等大师,在举办相声大会期间,也不忘和投奔而来的老艺术家们切磋技艺。

同时,他也很会从书籍中提炼精华,学评书时,他看《明英烈》和《燕王扫北》,登台京剧前,他钻研《二十四史》、《建文出家》,事业遇到瓶颈时,他看《南唐旧史》和《东坡志林》。

郭德纲—规矩论

所以,我们听郭德纲的相声和曲艺,像《以德服人》、《郭论》、《一郭汇》等段子,无一不感触他学识渊博。比起春晚上像老太太裹脚布的所谓相声,才开眼界知道相声原来不但能当笑果,也能文化韵味悠长。

除了内功本事,郭德纲对门规也极尽严格。

就拿相声门穿衣规矩来说,一身长褂是标配,但顶梁柱可以穿刺绣花纹。德云社明星不少,但只有四个人有刺绣,除郭德纲和于谦以外,就是岳云鹏和孙越。

张云雷算是混出了点名堂,可以穿双排扣子。其他的,几乎都是素净的单色大褂,连贵为德云社的少班主,和张云雷堪堪并列的当红炸子鸡郭麒麟都不能逾越。

郭德纲—规矩论

有这样对事业规矩的态度,可想而知他对儿子郭麒麟事业要求的严格。

郭麒麟为岳云鹏助阵“岳来越棒”相声专场,说了一段不太适合剧场演出的传统相声《阴阳五行》,现场观众的反响平平。

郭德纲压抑着怒火,等演出结束后,先是称赞了岳云鹏演出成功,然后把郭麒麟提溜过来,痛骂儿子选段失败至深夜。

郭德纲—规矩论

他对郭麒麟的基本功要求也极为苛刻,标准就是:“会说话就要背贯口,能走路就得练功夫”。据郭麒麟自己回忆:“早上起来就直接把我送到大观园边上的练功房,叫戏班子师父给压腿,咔吧一下就压到底了。”

为了郭麒麟能够像自己一样融会贯通,他给儿子规定了严格的读书计划,尤其是古典书籍,像《二十四史》、《清史稿》每天都规定至少读多少页。让他从古典文献中汲取营养,反哺相声事业。

他说:“读完这些东西,我给不了他文凭,但是这些东西我儿子会受用终生的。”

郭德纲对儿子的苛求,德云社人尽皆知。其他徒弟三天背出来的段子,郭麒麟必须是两天。

“我爸要是在后台骂人,肯定先骂我,越是当着大家的面骂得越狠。”郭麒麟说。“之前我爸骂我,我特难受。现在我知道,他要我做出好表率。

郭德纲—规矩论

郭德纲对郭麒麟的职业教育,包含了奉献、敬业、学习等诸方面,为了全方位达到这些目标,就要用方法要儿子做到对事业的“规矩”。上述这些方法,可以理解成现代意义的“挫折教育”。

郭德纲最爱读《二十四史》,其中有司马迁所做《报任安书》一段,用在郭德纲对儿子的教育上恰当不过。

“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抵圣贤发愤之所为作也”

历史上成大事者的总结,会发现他们都有一个特点,即都经历过人生的挫折与逆境,又都焕发出“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的气概,从而成就非凡。

所以在郭德纲的言传身教和有意识的挫折教育下,2012年,仅16岁的郭麒麟,就举办个人相声专场演出,创造了相声史上“最年轻演员开专场”的纪录。

郭德纲—规矩论

3

守规矩但不拘泥

如果郭德纲仅仅只是墨守成规、不思进取,将任何关乎道德的条框都强加到自身,拘束而不思进取。那他的成就,我想不会超过相声名家的高度,绝不是现在扯起曲艺复兴大旗郭德纲。

翻看他的创业经历,最浓墨重彩的他在《杂学唱》里,振聋发聩的一声:相声要想再度繁荣,只有一条路——回归剧场,回到观众当中去!

而当时,相声和京剧一样,被很多人认为仅仅是春晚的一个注脚,在民间已经死去。

正是他突破世俗观念的桎梏,一步一个脚印,带领着相声艺术从泥潭里拔出,才有了今天以德云社为代表的相声艺术的复兴。

人民日报评价他:郭德纲很不容易,在传统相声被商业文化挤兑几将沦陷之际,他的用功和坚持,确实也为传统相声的发展带来了新的可能。

郭德纲—规矩论

郭德纲“守规矩,但不拘泥”这个特点,同样很好的反映在他的教育观上。

从小乖巧懂事的郭麒麟在2011年,也就是他15岁的那年,以年级前十的成绩初中毕业,偏偏他居然想辍学,向往进入德云社成为相声演员。

郭德纲考虑良久,居然答应了儿子看似幼稚和荒唐的做法,同意他从学校退学。

要说当时的郭德纲已经发迹,也算身家不浅,逼着儿子进一个贵族学校,然后出国念个野鸡大学,混个文凭出来,也还是困难不大。

他之所以没有强逼儿子走这条看似阳关的大道,答案还是在于郭德纲明白,强扭的学业瓜不甜,儿子受自己影响,热爱相声这门艺术,那就干脆让他入道,做他喜欢做的事情吧。

郭德纲—规矩论

曾国藩就曾经对热爱数学、天文和地理的二儿子曾纪鸿说:“纪鸿儿亦不必读八股文,徒费时日,实无益也”。在那个科举高于一切的年代,曾公不一味强逼孩子学八股,而是爱护孩子自身的本性和天赋,让他们去做一些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是非常耐人寻味的。

曾纪鸿也不负所望,著有《对数评解》、《圆率考真图解》、《粟布演草》等数学专著传世,是中国近代声名远播的著名数学家。

郭德纲—规矩论

4

这些年,郭德纲的年岁渐长,气度也渐渐的沉稳了下来。他已不满足仅仅是复兴相声艺术,接连创办了京剧社团“麒麟社”、评剧社团“太平剧社”。

用他的一片赤子之心,努力发挥光热,试图挽救和复兴其他传统曲艺形式。

郭德纲正努力从一个高峰攀登向另一个高峰,与此同时,他对孩子的培养和教育也逐渐化为春雨一般绵绵,现在的他,更像是一个睿智的长者,对羽翼日渐丰满的郭麒麟的点拨,

能体现郭德纲父爱的,也许只有零星半点的微博述说了,淡淡和平实的话语,如“我很开心”、“我很欣慰”,才透露出一鳞半爪的父亲对儿子深沉的爱。

郭德纲—规矩论

在郭德纲的谆谆教诲下,郭麒麟已愈发的成熟豁达,获得了有口皆碑的良好声誉,相声的技艺上取得了一系列成就。

郭麒麟少年时,不懂得父亲对自己深意,一腔的委屈无处宣泄,默默的低头不言。直到大了,才知道父亲对自己殷殷期待和良苦用心。

所以,在家里被小祖宗们“不像话”折腾得焦头烂额的我们,不妨从郭德纲的“规矩”教育观里汲取经验,来学学五千年不断传承的中华文化,是怎么一代代薪火相传,至今不熄的道理。

暂无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