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万股民欲哭无泪!河南第四富豪侯建芳把雏鹰农牧推上了退市悬崖


18万股民欲哭无泪!河南第四富豪侯建芳把雏鹰农牧推上了退市悬崖


出来混的,迟早是要还的。负债累累、把猪饿死、欠债肉偿的“中国养猪第一股”雏鹰农牧,在猪价坚挺的“猪周期”滑下退市悬崖。

8月1日,*ST雏鹰以一字跌停板收盘,报收0.69元/股,走完连续20个交易日股价低于面值1元的交易日,步随中弘股份之后,成为“面值退市第二股”已是板上钉钉,18万多股民欲哭无泪!

18万股民欲哭无泪!河南第四富豪侯建芳把雏鹰农牧推上了退市悬崖


一步错步步错,玩坏的河南第4富豪“雏鹰模式”

18万股民欲哭无泪!河南第四富豪侯建芳把雏鹰农牧推上了退市悬崖


雏鹰农牧集团总裁李花

雏鹰折翼,陷入退市困地,对于曾是河南排名第4的富豪、创始人侯建芳来说,无疑是人生的至暗时刻。

近来猪价猛涨,同行一个个乐欢天,而“中国养猪第一股”雏鹰农牧却进入最危情时刻。7月18日晚,雏鹰农牧首次披露可能将被终止上市的第一次风险提示性公告,20个交易日的最后三天,股价天天跌停,连一点挣扎的迹象都没有。

2018年6月,有自媒体发布万字长文,强烈质疑雏鹰农牧涉嫌严重财务舞弊,自此,“潘多拉的盒子”一下子打开,站在风口浪尖的雏鹰农牧董事长,再也无力挽回“雏鹰”在资本市场垂死的命运。“猪被饿死”、“以肉偿债”、“被立案调查”,舆论一片哗然,成为资本市场最流行的笑柄。

侯建芳受访时曾透露,去年6月14日,雏鹰农牧合作的80%以上金融机构宣布贷款提前到期,七八十家债权人蜂拥而至。,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雏鹰农牧总资产196.4亿元,总负债182.0亿元,流动负债为149.1亿元。

债务逾期、股权冻结、资产查封、利润巨降,多种不利因素叠加,面临重重难关的侯建芳,要“重整旗鼓再出发”恐非一日之功。


18万股民欲哭无泪!河南第四富豪侯建芳把雏鹰农牧推上了退市悬崖


马云在雏鹰农牧集团下属公司西藏东元参观考察

上月初,在郑东新区的雏鹰集团办公室,侯建芳接受某自媒体访谈时,也谈了风雨飘摇中雏鹰农牧的一些“痛定思痛”。

侯建芳也坦承,走到今天这个困局的根本原因,是人的问题。当然了,他也在辩解:“成功了别人会说你高瞻远瞩,失败了你怎么说都叫盲目扩张”。侯建芳透露,从6月14号(2018年)这一天开始,所有的银行都把钱抽走了,而且,我们当时账上的钱也不能流动了。“扣走了,都给你扣了,包括存款。本身在他们那里是有贷款和存款的。”他说,当时账上一点钱都没了。

对于拿火腿来抵债的事,他说“欠债肉偿”有的可能是为了调侃吧!侯建芳说:“我从来不躲债,几十年只要写下的白纸黑字,从来没赖过。不是说我今年不躲债,我作难作了几十年了,从来都没躲过债。有些老板为躲债,春节不敢在家,在我这儿没这一说,我从来不弄这事。

据《河南商报》此前报道,侯建芳所持的雏鹰农牧股份(注:占公司总股本的40.20%)已全部被法院轮候冻结,曾协商债务重组方案。


18万股民欲哭无泪!河南第四富豪侯建芳把雏鹰农牧推上了退市悬崖


雏鹰农牧创始人、董事长侯建芳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凡事有果必有因,雏鹰农牧创始人侯建芳是如何一步步把雏鹰农牧推上了退市悬崖?

年初“致雏鹰家人的公开信”中,侯建芳曾如此总结:“公司面临当前困境,环境变化是外因,个别媒体中伤是诱因,公司决策不妥是内因。

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曾几何时,侯建芳的“雏鹰模式”曾风光一时,赢得了发展的动力,也得到了许多声誉,问题是这一模式本身是“重资产”,急速扩张中,一遭遇“去杠杆”,肯定是很难受的。连侯建芳自己也承认,“弄的这么多的钱到哪了?都变成猪舍了。这个行业是重资产,非常重。

2010年,侯建芳推出所谓“利益共享、风险共担”雏鹰模式,把主要精力都放在扩大生猪业务规模上。而这一模式的一个场景,就是建“豪华猪圈”。一个以“养猪”为主业的上市公司,将精力投入为猪建“猪舍”上,匪夷所思之余,也深埋隐患。事实上,当后期侯建芳为寻求破解资金困境时,那些大把大把从银行、合作社吸纳的钱建造的猪舍,仅卖掉17亿元,很多甚至是无人接盘。无奈之下,侯建芳只能卖种猪,而这对于养殖企业来说,无疑是自绝后路。

截止于8月1日收盘,雏鹰农牧的收盘价为0.69元/股,而同为养猪股的“温氏股份”,股价高达41.98元/股,彼此差距咋那么大呢?雏鹰农牧创办于1988年,而温氏股份创立的时间早5年,是1983年;但温氏公司2015年11月才登陆深交所创业板上市,而雏鹰农牧2010年已在深交所主板上市。近年来,当雏鹰忙着围“猪圈”时,温氏却将用重金砸向育种上,毫无疑义,得出的结果也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18万股民欲哭无泪!河南第四富豪侯建芳把雏鹰农牧推上了退市悬崖


雏鹰农牧集团西藏东元发酵火腿项目奠基仪式

当然,雏鹰农牧在扩张布局中,也想伸入高端市场,曾跑在行业前头,比如发展藏香猪产业,也包括后来的“雏牧香”。从战略布局上看,还不错,适应当下消费升级的潮流。不过,高端猪肉毕竟的“小众”产品,前期投入特别大,每一个环节都须重金布设,一旦资金流动性跟不上,容易半途而废。

2012年4月,雏鹰农牧宣布,将在西藏米林县投资3亿元实施藏香养殖项目。去年5月,在西藏林芝市巴河镇藏猪产业园,还举办西藏东元发酵火腿项目开工奠基仪式。雏鹰农牧集团副董事长侯五群发表致辞提及,发酵火腿项目主要由雏鹰农牧集团旗下的郑州东元食品有限公司负责。东元发酵火腿不但进一步丰富和延伸“雏牧香”的产品结构,还在国内肉类产业布局上开启了高端化战略。

做猪产品的高端市场,如何推广又是一个问题。“雏牧香”是雏鹰农牧推出的首个高端品牌,与此同时,复制养殖的“雏鹰模式”,采用加盟代理机制,大量布局线下店面。最多时,雏牧香专卖店在河南当地有100多家,另外,北京有8家,江浙沪等地7家。

业内人士透露,加盟费须30万元,两年合同期届满,如数返还,另外,加盟方运营期间的房租、装修等费用均有雏鹰农牧承担。事实上,这是一个花大本钱的布局,很多加盟店甚至是直营店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有的甚至半路退出,雏鹰投入的资金不少“打水漂”。靠先期预收费用的“加盟模式”,在做实业的养殖业来说,是不是行得通,目前尚有争议。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内部管理提不起来,雏鹰“雏牧香”的加盟专卖模式这条路很难走下去。


18万股民欲哭无泪!河南第四富豪侯建芳把雏鹰农牧推上了退市悬崖


雏鹰农牧集团董事长侯建芳(左二)在福建沙县小吃旅游文化节

全国各地的大街小巷,经常可以看到“沙县小吃”,2016年,侯建芳高调以1.35亿入股沙县小吃,并在福建三明高新区金沙园,参与投资沙县小吃食品加工中心(中央厨房)。

近几年来,侯建芳一直以全产业链布局为荣,中国肉类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陈伟曾赞许:“雏鹰布局延伸粮食和屠宰,在产业链的两头都比别人超前一步!”

作为餐饮业,沙县小吃处于食品供应链的下游,本没有错,但侯建芳是布局产业链还是做餐饮呢?

从投资布局的逻辑上,很难说得通,其实,像温氏股份、刘永好的新希望也没有布局餐饮呀!如此布局,只有一个理可以说得过去,那就是侯建芳欲望太多!事实上,包括控股做企业管理培训的深圳聚成,除了这里是女总裁李花的“老东家”外,战略布局上有多少关联呢?他儿子侯阁亭搞电竞就不必说了,电竞与养猪有啥关系呢?!

遍布全国的沙县小吃店,事实上是地方小吃品牌的共享,一直处于散杂状态,进货渠道上也是相对自由的。雏鹰农牧2017年年报中阐述,“报告期内沙县小吃在全国完成升级改造店面8万余家,每家单体店的年猪肉消费规模超过4吨,全年下来猪肉总消费规模超24万吨。”问题是,这年24万吨猪肉消费,有多少是侯家的呢?

总之,多年以来,从融资、布局、商业模式、到经营体系的布设等,雏鹰农牧的侯建芳都有不少失误,也存在不少漏洞及问题,而“猪饿死”、“肉偿”等操作,事实上导致上市资本平台信用体系的破坏,股东、机构、股民都失去了信心,股价能好吗?

最新消息,触及“面值退市”红线,自8月2日开始,*ST雏鹰停牌,等待是或将是被摘牌的命运。

18万股民欲哭无泪!河南第四富豪侯建芳把雏鹰农牧推上了退市悬崖


倒在猪坚挺周期之前,侯建芳能“逆天改命”?

18万股民欲哭无泪!河南第四富豪侯建芳把雏鹰农牧推上了退市悬崖


雏鹰农牧集团董事长侯建芳

创业30年,经八次猪周期,历数次行业危机,这次,雏鹰农牧却在猪坚挺周期倒下,面临被退市命运,那创始人、掌门人侯建芳能“逆天改命”吗?

侯建芳,生于1966年10月,祖籍河南新郑薛店镇薛店街,2013年曾荣登河南首富,当然,这是资本市场带来的财富光环,2010年雏鹰农牧在深交所上市,上市3个月,股价最高曾炒到70元/股。

2013年,侯建芳以37.8亿元身家入列福布斯400富豪榜,2015年那波牛市中,雏鹰市值在一轮定增后曾接近300亿元,这也是侯建芳财富人生最高光的时刻。2016年胡润百富榜,侯建芳位列河南富豪榜第4,身家85亿元;2017年,虽有缩水,退至河南富豪榜第8,但也有70亿元身家。


18万股民欲哭无泪!河南第四富豪侯建芳把雏鹰农牧推上了退市悬崖


雏鹰农牧集团副董事长侯五群

新郑薛店,是黄帝故里,侯建芳一直以地地道道黄帝“老乡”为荣。侯建芳出生于农民家庭,1988年,三次高考落榜的侯建芳,因家境贫穷,再也无法复读,他瞒着家人,怀揣100元学费,到省会郑州牧专上了23天的畜牧培训班。

回家后,侯建芳五元、十元东挪西借,筹集了200元钱,在自家的住房里养鸡,后来又养了几头猪,由于当年行情好,短短一年后,他成了万元户,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

在农村搞个体养殖,一干就是15年,期间,侯建芳和整个侯家曾遭遇疫情,债台高筑,濒临破产等创业困境。其中,一场鸡瘟袭来,他几年赚的钱都差不多赔光了,5000只鸡死的仅剩下700多只。

2003年,37岁的侯建芳与叔叔侯五群、婶婶刘喜娣等共同出资600万,创办河南雏鹰禽业;日后,他们不单养鸡、还养猪,并将公司变更为“雏鹰农牧”。2001年,掌门人侯建芳启动了“公司+农户”雏鹰模式,曾带动一方百姓靠养殖致富。

早期的雏鹰模式,照侯建芳的话就是:“保证合作的每家农户每年都有利润,没有后顾之忧,这样雏鹰的工作就算成功了一半。”日后,侯建芳说这得益于侯氏祖辈的训诫:“不管做什么事,都先站在对方的立场上做判断,如果这件事对方能做,那么事情就已经成功了一半。


18万股民欲哭无泪!河南第四富豪侯建芳把雏鹰农牧推上了退市悬崖



2013年1月,雏鹰集团侯氏家族获“首善之家”匾额

雏鹰农牧早期的成功,是家族联手创业的典型案例。养殖业,也是实体,相对于其他行业来说,门槛并不高,多有“靠天吃饭”成分。侯建芳家族,是农民家庭,其从事的主业也与农民做的事息息相关。一个家族内部人同心协力,联手打拼,是很容易获得成功的。

2012年4月,侯建芳为代表的侯氏家族,向慈善事业捐赠1亿元,其中5000万元通过河南省慈善总会设立侯氏家族慈善基金,捐赠的善款是侯氏家族在公司上市后全家人的首笔分红,而正因如此,2013年1月,雏鹰集团侯氏家族获得了“首善之家”匾额。

当地人说,其实,当时侯氏家族最年长的人,也就是侯建芳的老母亲,并不真正晓得1个亿到底是什么概念。在雏鹰农牧厂区里,有一块田地,这位一辈子与田地打交道的老人家,常常天蒙蒙亮就起身,然后下地劳作种庄稼。

侯家上下有几十人口,拿出一亿元善款,侯氏家族的善举为人称道,也让雏鹰农牧侯建芳名扬四里,包括他的创富奇迹。


18万股民欲哭无泪!河南第四富豪侯建芳把雏鹰农牧推上了退市悬崖


雏鹰农牧集团总裁李花

多年来,除了“农户赔钱,雏鹰有责”雏鹰模式、“首善之家”外,让创始人侯建芳最得意的成功杰作,就是请来了“美女总裁”李花。商业杂志《福布斯》“2017中国最杰出商界女性排行榜”上,雏鹰农牧集团总裁李花,榜上有名。

进入雏鹰农牧前,李花是当年国内唯一一所只为董事长、总经理开放的全国游学的国学研修书院“华商书院”的高级讲师,主讲国学。而雏鹰农牧创始人侯建芳,是她的2007级学生,当时侯建芳担任班长,但经常请事假缺课。(注:当时侯建芳为华商书院商界领袖博学班三期学员)

一天,侯建芳从郑州乘机飞至深圳找李花,那时,李花以为侯老板又要找她请假,但没想到是要聘请她到自己公司。起初,李花并不同意,“我这边的工作轻轻松松,为什么要去一个前途未卜的养殖企业呢?”

不过,在侯老板一番激情澎湃的说辞下,2008年,李花离开了呆了20多年的深圳,孤身去了河南新郑薛店的雏鹰集团。二年后,“中国养猪第一股”雏鹰农牧上市。日后受访时,李花很激动:“我记得敲过钟后,公司十几个高管一起抱头痛哭。人们只看到我们上市的结果,却不知道我们经历的艰辛。

对于侯建芳来说,一个养猪的学生“拐”走女老师,延揽职业经理人,一时被传为美谈。而对于李花来说,她也完成了从高级讲师做到总裁的蜕变。2016年11月,当李花作为特邀嘉宾,在华商书院第十届年度论坛现场演讲时,与会嘉宾及学员评价:“形象靓丽,谈吐也非常有魅力”。


18万股民欲哭无泪!河南第四富豪侯建芳把雏鹰农牧推上了退市悬崖


2010年9月,雏鹰农牧在深交所挂牌上市

雏鹰农牧上市后,身为总裁的李花曾很清醒:“上市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后面的路还长着呢!”当时,兴奋的侯建芳像“换了个人一样”。

日后,李花曾在受访中谈及,雏鹰农牧为什么要布局全产业链?理由是减轻猪周期影响。2014年,很多养猪企业都经营不下去了,李花也说,那一年雏鹰的日子很惨淡;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猪周期的惨淡经营,雏鹰农牧才坚定了做全产业链的决心。

总的来看,过去30年来侯建芳创业的成功,有“天时地利人和”的因素,如今,雏鹰农牧陷入退市困境,同样亦是“天时地利人和”三者均不得。

“猪周期”,叠加“非洲瘟疫”、民企融资困局等外部因素,再加上控股股东过高比例股权质押带来的“高负债”风险,特别是被自媒体怀疑财务造假而造成的信用危机,一波波的“猪(诸)事不利”,最后在坚挺的猪周期趴下了。

危机发生后,雏鹰也采取的诸如断臂求生,通过出售种猪、大猪的方式来获得生存,事实上,这种危情应对策略是失败的,或者说错误的。出售种猪等方式,只会加剧后期企业求生存的难度。无法尽快形成盈利能力,资金流动性缺乏,不能寻求类似“债转股”方式脱困,也就很难实现公司的正向循环,令企业无法早日走上正常发展轨道。

本文内容为一波说原创内容

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的转载和摘录发送

暂无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