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马化腾一年工作8000小时:大佬的“名言”,正摧毁当代白领

每天打开手机最怕的不是看到喜欢的人和别人在一起了。

也不是想买却买不起的东西又涨价了,而是一个个的大标题:

“马云一年中有360天不是在开会就是在去开会的路上”

“你知道马化腾半夜两点还在回邮件吗?”

马云、马化腾一年工作8000小时:大佬的“名言”,正摧毁当代白领

当你花了90秒看完文章之后,你会若有所思,然后你开始焦虑了。

但是我只想说,拜托,他们在干什么和我有什么关系?

但看起来在发送这些信息的人眼里,这与所有正青春在奋斗的年轻人都有关系。

因为他们想表达的是:

这么大佬的人物都在没日没夜的工作。

还是nobody的你,不但不想加班,还要逃离996,且梦想着有份“钱多事少离家近”的工作。

你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01 焦虑越大,花销越多

最近刚刚跳槽去上海某家外企做猎头的朋友十分痛苦。每天在群里抱怨的最多一句话是:我今天又没有找到人。

这句话意味着今日她下班的时间绝不会早于22点。

对于猎头来说,找到合适人才,推荐给各大企业并成功录用,才算完成一单。

入职一个月,朋友始终没开大单,以至于每天看见那个喜欢舔酸奶盖子的德国老板都会心虚的猜想,他会不会喝完这罐酸奶后就叫我过去谈离职的事情?

马云、马化腾一年工作8000小时:大佬的“名言”,正摧毁当代白领

终于,在入职第40天时朋友疯了。

她在舞池里把头发甩的像个电风扇,然后回到座位上猛的往自己嘴里灌酒。

我拉住她问,你明知道这工作难度高,当初为什么要选择这里呢?

已经有点微醺的朋友用两只努力想聚焦的眼睛瞪着我说,因为工资高呗!

我一听,乐了。“来,我给你算笔账。你之前的工作每天时长几小时?”

朋友又喝掉一大口酒,眼珠子转了转说,“8小时啊,朝九晚六,下班就走。”

“那你现在的工作呢?”

朋友不吭声了。据我了解,现在她每日自行加班到夜里22点是很正常的事,周末两天至少有一天是被工作填满的。

这么算来,高工资买到的是她全年无休的无自由。再次证明这世界上没有一个老板会算糊涂账,无缘无故给发高工资。

这道算术题引发朋友进行了深刻的思考。两天后在她清醒的情况下发表了她的感言:

都说时代在进步,但实质上根本没变,像我们这些每天穿梭在高楼大厦,穿着职业装,蹬着高跟鞋,背着Chanel的所谓白领,其实和几十年前的纺织厂女工没有任何区别。

都是在为争取生存资本出卖劳动力。

以前的纺织女工可能是为了家里几个嗷嗷待哺的孩子辛勤劳作,而我们现在工作是为了每个月能按时还上信用卡,花呗。

我说,你就不能消费稍微节制点?

朋友义愤填膺地说,天天都有人宣扬着年轻不奋斗枉青春,但他们知道吗?

拼了命工作的人为在压力中找到一丝存在感,只能靠表面小资的包装来掩盖内心的空虚和寂寞。

以至于信用卡一不小心就从普通用户变成了铂金会员。

我认为朋友的观点是完全正确的。

02 白领才是这个时代最悲催的产物

可以说白领是这个时代最苦逼人群之一。

表面上光鲜亮丽,出入高级写字楼,一身上下总有一个地方用价格不菲的奢侈品装饰着,却过着压抑至极的生活。

马云、马化腾一年工作8000小时:大佬的“名言”,正摧毁当代白领

美国社会学家米尔斯有本名叫《白领》的书,上面有句话把白领的苦说的明明白白:

白领的恐慌焦虑根源是没有自己的经营性财产、劳动分工,以及害怕地位的丢失。

啥意思?

意思就是说,干再多都是为别人挣钱,死命加班也不知道是为了啥,还动不动就可能被炒鱿鱼。

就问你心累不累?

造成这样局面的原因究竟是什么?那么就要cue一下伟大的马克思,先来看看什么叫劳动。马克思说:

劳动,是人的本质体现。

也就是说,人只要活着就必须用劳动来换取生存条件。

除非家里有矿,否则坐吃等死真的就是在等死。

可劳动也分为主动劳动和被动劳动。

主动劳动是用对工作对象的改造与创新来实现自我价值,而被动劳动就是老板叫你干啥,你不需要懂也不需要搞清楚为什么,只要完成就行。

这也就是所谓的“事业”与“工作”的区别,前者是按照自己的设想去工作,且要自己负责承担风险但能享受成就感。

后者,就是一个人肉机器。

马云、马化腾一年工作8000小时:大佬的“名言”,正摧毁当代白领

什么又是白领呢?

最初这词是用来形容西方国家最早的中产阶级,但他们并不是公司里的雇员,而是大农场主和手工业主。

他们都有着一个由自己经营的产业,且收入相当稳定也好看。

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现代公司不断出现,我们这些没有农场也没有矿的平民孩子只能成为他们的雇员,被“圈养”的他们的办公室里,被动的接受公司分配各种各样的工作。

一旦工作开始变的机械化,没有了自我掌控力和创造力,就会让人每天上班如上坟。

因为失去了作为中产人生意义的价值,工作就只是一种谋生的工具。

讲真,这和纺织女工每天操作机器有啥区别?

03 每天宣扬的勤奋努力,无非就是让人买买买

现在我们再回到“为啥不想再看到有关那些大佬们勤劳奋斗的信息”这个问题。

马云、马化腾一年工作8000小时:大佬的“名言”,正摧毁当代白领

在我仔细阅读了十篇有关这类的文章后发现他们的共性:

不会时常发送,但会冷不丁提醒众人,作为一个nobody难道不羞耻吗?

这里有个成为somebody的办法要不要买?

因为收割焦虑感,是最好的牟利手段。

当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加班,也不知到最后究竟能拥有什么时。一剂“鸡血”喂进嘴里,告诉你这么牛b的人都还在拼,就别无病呻吟唧唧歪歪了。

可回到工作中时,索然无味的重复感又席卷而来。终于,把自己甩进了巨大的纠结体中,变的更加焦虑。

当代成年人之所以喜欢去歌剧院打卡,跑到健身房拍照,在咖啡店里写自我感言,旅游时摆最美的pose,都是在为平日里极其压抑的工作生活找个出口。

并在别人的点赞与评论中获得一丝自我价值有所体现的快感,也表明对这种带着资本主义中产阶级味道生活的捍卫态度。

马云、马化腾一年工作8000小时:大佬的“名言”,正摧毁当代白领

随着消费升级,欲望不断增加,钱包库存与欲望不匹配时,“信用卡”热潮出现了。

为还信用卡,就得拼命上班,继续纠结,继续消费,继续还贷,继续加班……恶性的无限循环。

嘴里喊着的“生活在别处”永远只能在朋友圈里演给自己看。

这让我又想到小时候看过的那部名叫《第八号店铺》的电视剧。

那时候不懂为什么这些人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只知道那个当铺可以摧毁所有进去典当的人。

只要舍得去换,没有实现不了的愿望。

可想要的越来越多,直至被欲望彻底吞噬。

每月还信用卡的成年人,不就是当掉自己的信任值来换取中产阶级地位吗?

在还没有彻底被欲望吞噬前,请别在用那些所谓的鸡血刺激自己了。

我们无法控制这些信息的产出,也或者这样的信息确实能帮助一些陷入低谷的人站起来,但如果看完会产生焦虑就别放心里去。

说句听起来有些丧的话,

马云、马化腾一年工作8000小时:大佬的“名言”,正摧毁当代白领

那些天选之人,所做之事是他生命能量所能承受的。

而我们,不论是90后还是80后、70后,承认自己是个平凡的人也没什么不好。

而凡人永远会为劳动与生活之间无法平衡中做选择,究竟是想要劳动为生存,还是为了好好活着,最终还是由自己决定。

暂无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