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生意的本质

保险生意的本质


保险公司实际上是一门经营概率的生意,数字是理性的,但是人常常会在竞争中做出不理智的承诺,短期财报利润看起来漂亮,但是激进经营却会给长期留下巨大的损失隐患。

举例:

1、很多外卖现在都带有迟到险的理赔,假如说你附上5毛钱,如果小哥迟到了,外卖公司赔你20块。那么这个险你该不该买呢?决定权在你自己,但是我们可以根据这个数据推测出,在外卖公司的大数据库中,迟到的概率是2.5%(0.5/20)。

2、在一次聚会上,来的都是美国的商界大佬,散会后有人提议去打高尔夫球。有人提议参与的人,每个人要掏10块钱作为门票,如果谁能够一杆进洞,就奖励给他10万美元!在场的美国商界大佬纷纷掏钱,10块钱的门票根本不眨眼的。巴菲特是那天聚会,唯一一个没有参与比赛的人。

巴菲特回答,这个高尔夫球赛,看起来是一场带奖金的比赛,但其实它就是一张保单:你花了10块钱的保费,预期得到10万美元的赔付。

按照保单来算一杆进洞的概率是10/100000=万分之一。而实际上美国职业巡回赛的选手,一杆进洞的概率大概在3700分1,而业余选手一杆进洞的概率在12500分1,10万块的奖金,12500分1的概率,二者相乘,你的预期收益只有8块钱,但是你买保单花了10块,其实等于最后亏了两块。

美国历史上很多保险公司破产,统统都是因为他们为了争抢保费,无底线的用低价去接单。在一个概率对自己不利的情况下,长期经营,就相当于在赌场中久赌必输一样,风险巨大。

保险公司实质上是比的谁的保单的定价更准确,谁做的数据分析更优秀,谁能更精准的估算概率,谁的经营就会越好。可是问题在于,保险是个大路货生意,大家的产品没有区别,它不像消费品,大家要认牌子。在一个无差异化的生意中,消费者唯一在意的就是价格,东西差不多,谁便宜我就买谁。

保险行业最特别的商业模式在于浮存金投资,先收费,后服务,收保费在先,理赔在后,中间的时间差,就可以用暂时放在账上的钱进行投资,投资收益是保险公司最重要的收益来源。

因此保险这门生意的投资回报率,大体上等于浮存金增速、承保利润率(约2%)和浮存金投资收益率的加总。

目前保险公司主要保险业务包括财险和寿险:

一、财险:

在美国财险生意基本一半是汽车保险,另一半是家庭财产、司法责任、灾害等;但是在中国,财险基本就等同于车险。因为中国这些年机动车保有量一直在高速增长,因此做车险生意的财险公司,也都得到红利,有了巨大的发展。

财险收入中的60%要作为理赔成本花出去,38%是税费和各种经营成本,你发现它最后只剩下来了2%的承保利润率。

保险这门生意最有意思的地方,是它独有的浮存金投资的商业模式。保险生意的浮存金,其实就像是一个拔掉塞子,同时打开水龙头的浴缸。以车险为例,塞子一年只在年底拔一次(理赔扣款),水漏完后,盖上塞子,打开水龙头,这时池子很快又满了。当新放进来的水变多时(保费增长),那么池子里的水(浮存金)维持和水管水流速率同样的水平。即使第二年底,98%的水又漏掉了,但是马上第三年期初,保险合同续费,水管又打开了,又放了更多水进来,池子里储存的水(浮存金)更多了。

真实的商业世界中,以上的过程是动态发生的,你在任何一个时点去观察水池,都会发现水不仅是满的,而且水位还总是在上升的,上升速率则取决于水管流速和漏水的速度。漏水漏得少,进水进得快,水位(浮存金)就会以更快速度增长。

因此,保险生意的本质,就是一个浴缸模型。只要水位不断增长,同时承保有利润,不亏钱,就相当于在免费融资来做投资。这个浴缸模型有三个最重要的关键点,只要塞子塞得紧、水龙头开得大、同时水费还不要钱,倒找给你2%,那这就是一个十足的好生意。

因此保险这门生意的投资回报率,大体上等于浮存金增速、承保利润率和浮存金投资收益率的加总。

财险难在未来车险的保费增长会不会再增长。

二、寿险

世界上最开心的事是花钱,比花钱更开心的是花别人的钱,比花别人的钱还开心的是能几十年花别人的钱。因此,寿险生意比财险生意更有前景,道理就在有几十年收入高增长的预期,而且在一个即将进入老龄化的社会结构中,它确实是一个朝阳行业。

但是花别人的钱虽然开心,但一定有成本。寿险生意成本一定算不清。第一,未来医疗技术不确定,假如未来有技术的突破,人的寿命会大幅度延长;第二,长期利率不确定,你未来花出去的钱,折现回到现在,到底相当于支出了多少不确定。你现在确实得到了30年源源不断的现金流,但是30年后,你要花多大的代价去买单,到底是便宜了还是贵了说不清。

寿险朝阳而增长,但难在成本算不清。

三、保险行业的颠覆者

巴菲特明确表示,前进保险就是我们最大的竞争者。前进保险从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市值增长了12倍,平均年化增长率达到28%。远远超过了巴菲特本人的投资收益率及巴菲特所持的GEICO保险。在美国的保险行业已经饱和的情况下,它的保费收入每年仍然达到了20%的可怕增速。

颠覆1、前进保险始终站在用户角度考虑去考虑问题,坚持以用户体验为目标,提高效率,降低成本,为大多数的普通人创造价值。为了提高效率,他们精确地按小时赔付;为了更方便便宜,他们搞车险保费分期付款;甚至他们自己搞修理厂,就为了在少收费的情况下,还能给到用户足够的理赔。

颠覆2、经过几十年的充分竞争和发展,美国的车险行业基本上已经不再增长,因为机动车保有量不再上升。行业增长放缓,要想保持高增长只能在行业内抢占地盘。他们给用户的汽车上安装一个数据盒子。记录用户的驾驶习惯:爱不爱超速?是不是总是油门刹车一起踩?转弯是不是过急?有了这些数据之后,驾驶习惯靠谱的车主,就能得到更便宜的保单价格,而那些只有只在周末开车的自驾一族,因为有了数据,少开也少交钱。因此,采用了这种基于用户数据的全新保险方式(UBI)之后,前进保险的保费比行业平均降低了30%。在一个已经完全饱和的市场中,大量市场份额转移到了它的手里。更重要的是,有了这些行驶数据,可以针对性地对车主的驾驶行为做出优化,不仅仅降低保费,还能真正为用户的安全和生命创造了价值。

当汽车已经变成了一台移动的电脑,未来的智能汽车不需要安装任何盒子,就可以收集到一切驾驶的数据。当汽车公司成立了保险子公司,并在智能汽车内置基于数据的全套维修和理赔模式,保险行业的商业模式,在数据面前,面临着前所未有的重构。

用户花钱买的是一个服务,一个能真正降低风险、减少事故的服务,而不是事故已然发生后得到的赔偿。未来的保险公司,会从事后理赔的被动机构,变成事前进行风险控制的主动机构。

伟大公司的使命不是市值,不是利润,甚至不是股东利益。这些都只是结果,我们要盯紧原因,不能倒果为因。

伟大公司的使命是去为大多数人创造价值

暂无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