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凭祥:国门之畔,那一对为英烈守灵的临时工父子


广西凭祥:国门之畔,那一对为英烈守灵的临时工父子


初春的太阳懒懒地、柔柔地挂在天上,阳光似有似无地倾洒着,让人在乍暖还寒中,感受到了那一丝贴心的、轻柔的暖。


广西凭祥:国门之畔,那一对为英烈守灵的临时工父子

到达南山烈士陵园时,李福成和父亲李凡德已在门口耐心地等候了一会儿。见到我们,父子俩拿上一些祭奠用的东西,和我们边走边聊着,一起向山上走去。


广西凭祥:国门之畔,那一对为英烈守灵的临时工父子

来到纪念碑前,李凡德边说带比划地、开始向我们讲起了关于陵园的一些历史,伴随着他的叙述,关于南山烈士陵园的一些陈年往事十分清晰地铺陈在了我们眼前……


广西凭祥:国门之畔,那一对为英烈守灵的临时工父子


1979年2月17日,一场鏖战的枪声在中越边境突然响起,短短一个月之内,战争的阴霾横扫了整个中越边境,致使近万名将士在战场上倒下、为国捐躯。

作为中越边境最重要的陆路口岸和通道,凭祥在那场战争中首当其冲,不仅要支前参战、负责前运后送,更为重要的一点,是如何才能将所有牺牲烈士的遗体安葬好,让英烈们在长眠的日子里能够好好地安息。


广西凭祥:国门之畔,那一对为英烈守灵的临时工父子

凭祥一共拥有两座烈士陵园,匠止烈士陵园、南山烈士陵园,无论哪一座烈士陵园都是凭祥人民最真情的牵挂,是所有烈士亲属和参战老兵的情感向往。


广西凭祥:国门之畔,那一对为英烈守灵的临时工父子

在南山烈士陵园大门两侧,坐落着两排低矮普通的房子,今年78岁的李凡德和妻子、儿子就居住在这里,在这里生活,在这里为英烈守灵。


广西凭祥:国门之畔,那一对为英烈守灵的临时工父子

在广西全境,所有烈士陵园内的香都是免费提供。

1988年,已经被战火笼罩了数年的边境地区渐趋平静,和平的曙光正在蓬勃地跳跃着迎面走来,李凡德就是在这样的时候进入到了陵园,接触到了让他为之付出一生的陵园管理工作。当时,南山烈士陵园的建设已经初具规模,陵园内一共长眠了594位在各个历史时期牺牲的英烈,这其中,以对越作战中的英烈为最多。长眠的英烈们需要有人守护,而民政部门人手吃紧,普通人又不愿意向陵园靠拢,怎么办?在经过一番左思右想的考量之后,李凡德成为了南山烈士陵园的守陵人;这之后,李凡德就住在了这里,开始了他长达几十年、为英烈守灵的苦心之旅。


广西凭祥:国门之畔,那一对为英烈守灵的临时工父子

李凡德正在回忆当年迁移墓地的情况。

有关部门为李凡德谋了一个岗位,叫“陵园管理员”,每月工资60元,工作辛苦不说,条件也十分艰苦。

李凡德自己也是烈属,并且是双烈属。亲生父亲牺牲于解放前夕,安葬于匠止烈士陵园内;养父则牺牲在了解放初期,长眠于他日夜坚守的南山烈士陵园。因为这样的缘故,李凡德拥有了“烈属”的特殊身份;也或许,正是因为“烈属”的特殊身份,使得他拥有了守护陵园、为英烈守灵的机会。不过,李凡德拥有的这个机会却是“临时”的,并且,这个机会一直临时到了退休。从1979年进入陵园,一直到退休养老,李凡德临时工的身份就一直没有得到改变,而他为英烈们付出的情感与守护却是日复一日、没有止境的。


广西凭祥:国门之畔,那一对为英烈守灵的临时工父子

烈士曾简明的妹妹曾瑞芬告诉李凡德老人,哥哥墓前的松树出现了枯枝,请他去修理一下。

几年前,李凡德从管理员的岗位上退了下来,这才终于由临时工“转正”,拥有了属于自己的退休金,可以安享晚年了。李凡德在陵园守护几十年,作为给予他的回报,民政部门为他购买了养老保险,这样一来,李凡德退休后总算是老有可依,每个月可以领取到两千元左右的退休金。


广西凭祥:国门之畔,那一对为英烈守灵的临时工父子


为英烈守护了40年,李凡德对陵园的情况十分熟悉和掌握,他清楚地知道每一位烈士的墓地情况,熟悉这陵园里的一草一木、一山一石,甚至于,他知道哪位烈士的亲属没有来为亲人祭扫;对于那些路途遥远、实在赶不来祭奠的烈士亲属,他会主动替他们去上几柱香、烧上一些纸、送上一份怀念。


广西凭祥:国门之畔,那一对为英烈守灵的临时工父子

在李凡德手里有一份名单,上面记录着近70位烈士的相关情况,烈士的墓地所在、烈士姓名等等。每当初一、十五的日子,李凡德就会揣上名单上山,一一找到这70位烈士,一一为他们上香、祭奠。


广西凭祥:国门之畔,那一对为英烈守灵的临时工父子

烈士冯桂添的弟弟冯桂荣与李凡德老人在一起。说起哥哥,冯桂荣的语调明显有些哽咽,他说,母亲在世的时候,总是说哥哥怎么样怎么样好。


广西凭祥:国门之畔,那一对为英烈守灵的临时工父子

南山烈士陵园位于凭祥市去往友谊关的公路边,距离市区约3公里的路程,虽然处在公路边,但由于距离市区比较远,周围又没有任何店铺可以售卖东西,祭奠所需要的香纸都必须从城里带来,这在一定程度上给前来扫墓的人造成了麻烦。早些年的时候,常常有人向李凡德提出来,希望他可以拿上点香纸、花圈什么的在那里卖,这样也可以方便一下祭奠的人。这样一来,李凡德就在陵园里摆了一些简单的祭品,花圈、香纸什么的都有,也所有东西的价格都不贵。“不是为了赚钱,主要是为了方便前来祭扫的人。”李氏父子这样说。


广西凭祥:国门之畔,那一对为英烈守灵的临时工父子


不久前,一位生活在河北的烈士亲属给李凡德的儿子李福成发了条信息,请他帮忙去看望一下长眠在南山烈士陵园的叔叔,代她为叔叔烧几柱香、祭奠一下。烈属同时给李福成发了一个红包,里面有一百块钱,那是她准备为叔叔花的钱。可李福成拒绝了,他说,买点香纸么、用不了这么多钱的,最多拿上个十块八块的、有个意思就足够了。


广西凭祥:国门之畔,那一对为英烈守灵的临时工父子

在李凡德退休后,关于陵园日常的管理和维护又成了一个问题,收入低、工作周而复始、繁杂而无聊;更为重要的一点,由于受传统观念的影响,许多人觉得将时间耗费在陵园里不吉利。年纪大的人干不了,年轻人又不愿意干,怎么办?在这个左右为难、难以为计的时候,民政局的领导想到了一个人——李福成。


广西凭祥:国门之畔,那一对为英烈守灵的临时工父子

李福成是李凡德的儿子,打从5岁的时候开始,李福成就跟着父亲在陵园里转悠,吃在陵园、住在陵园、生活在陵园。因为老家在农村,距离学校比较远的缘故,为了方便李福成上学,让他接受良好的教育,父亲于是把他接到了县城。从那以后,李福成和父亲、和陵园就没有分开过,把陵园里的这一排房子当成了自己的家。


广西凭祥:国门之畔,那一对为英烈守灵的临时工父子

李福成说,因为从小就跟随父亲一起守陵的缘故,年复一年,自己对这些英烈也有了很深的感情。以至于,当民政局的领导找到他,希望他能够将父亲未尽的工作接下来,继续为守护这些英烈做出应有的、力所能及的贡献时,李福成二话不说,一口就答应了下来。“我是受民政局的邀请,来接我爸管理员的位置,也算是第二代管理员了。虽说工资少一点,不过么,能够为祖国做一点小事情,为守好这些英烈出点力,心里也感到很自豪的。”


广西凭祥:国门之畔,那一对为英烈守灵的临时工父子

“能够为祖国做一点小事情”。“为守好这些英烈出点力”。“心里也感到很自豪的。”当这些质朴如初、却又闪亮着光芒的话语从李福成的嘴里吐露出来时,我大有种感慨万端、想扯开嗓子大吼几声的冲动。当今社会,在各种官二代、富二代、星二代大行其道,人人专注于“拼爹”、“拼社会资源”,以金钱至上、享乐为主之风盛行的情形之下,却有人愿意“拼”自己当陵园管理员的爹,且说出如此令人感动的话,以自己是“陵园管理员后代”为光荣,大抵,这也算是一种极高的思想境界了。


广西凭祥:国门之畔,那一对为英烈守灵的临时工父子


接过陵园管理员的工作后,李福成也会像父亲一样,常常到墓区里去走走、看看,为英烈们打扫打扫卫生,修理修理园区的树木花草。但凡有烈士家属提出请求时,他也会帮助他们去扫扫墓,替他们去上上香、烧一些纸。


广西凭祥:国门之畔,那一对为英烈守灵的临时工父子


“有时候呀,看到那些烈士家属还是……蛮心酸的。”李福成这样说,并且,将我们带到了一位贵州藉烈士的墓前。

应该……是在前年的样子吧……


广西凭祥:国门之畔,那一对为英烈守灵的临时工父子

有一天,一位烈士的弟弟神情落寞地、只身一人出现在了陵园,说是要去看望长眠在这里的哥哥。李福成当时刚好在家,看到那位弟弟一个人,李福成不太放心,于是就陪着他去了。


广西凭祥:国门之畔,那一对为英烈守灵的临时工父子

“穿得很一般。”据李福成回忆说:“背了个挎包,很旧了。”来到哥哥的墓前时,老人蹲身下去,从包包里掏出点东西来,放在了哥哥的墓碑前,算是祭奠了。“也就是一口饭,应该是老人在餐馆里吃剩下的;也或者,是他根本就舍不得吃,故意留下的。”


广西凭祥:国门之畔,那一对为英烈守灵的临时工父子

老人在哥哥墓前呆了很长时间,神情一直都很悲伤。经过反复询问,李福成总算是了解到了事情的原委。原来,老人是和儿子赌气了,一气之下,就一个人从贵州跑了过来。“原来已经和儿子说好了,一起到凭祥来祭扫的。小儿子在广东打工的,从广东过来也不远。不过么,因为小儿子抽不出时间,来不了,老人一气之下呀,就一个人来了。”“我问了他儿子的电话,打通了,让他和儿子讲,他无论如何也不讲。”


广西凭祥:国门之畔,那一对为英烈守灵的临时工父子

祭奠结束后,李福成把老人带到家里,弄了点饭菜给他吃,之后,才放心地让他离开……

每一年的2月,当春节的曲目渐渐唱尽,全国各地的参战老兵和烈士家属就开始涌入边境地区,为长眠在那里的战友和亲人扫墓,祭奠和怀念他们。而每每到了这样的时候,也就到了李福成开始忙碌的时候。“到了旺季的时候么,我就要在这里守着了,不能出去的。来扫墓的人比较多嘛!过了旺季以后呢,我就要出去找份工打,挣点钱。”


广西凭祥:国门之畔,那一对为英烈守灵的临时工父子

每年的清明节这一天,李氏父子都要为长眠在南山烈士陵园的英烈们做一件事,即带上好酒好菜、带上他们对英烈满满的诚意和敬意,到纪念碑前去献饭。“这么多年了,一直都是这样的。每年清明节前后都会有许多人来扫墓,有些烈士家属来了呢,就会拿5块、10块的钱给我爸,让我爸去帮着烧个香、烧个纸什么的。这些钱拿来以后呢,我爸自己舍不得花,一直留到清明节的时候,把钱拿出来买鸡买菜,再买上点好酒,就到纪念碑那里去献饭了。就当是,给英烈们过节吧!”李福成这样告诉我。


广西凭祥:国门之畔,那一对为英烈守灵的临时工父子


恰逢中越战争胜利40周年,今年前往边境一线扫墓的人较往年增多,在各路人员纷纷涌来的情况之下,李福成在陵园里坚守的时间就会更长,需要做的事情也就更多。“反正就是,尽量把工作做好,为来扫墓的人做好服务工作嘛!”这就是李福成吐露出的心声和愿望。


广西凭祥:国门之畔,那一对为英烈守灵的临时工父子

李福成接过了父亲未尽的工作,同时接过了父亲临时工的身份,重复着父亲与生俱来的命运,日复一日、在这座陵园里守护和“临时”着。每个月,除去交社保的那一笔费用,李福成可以从民政局领到一千元左右的工资,在这个经济日益发展、物价飞涨的社会里,这一千多元的收入对于李福成来说是远远不够的。

然而,他们父子甘愿寂守清贫、为英烈守护魂灵的行动却是一笔取之不尽的财富,难以枯竭。

广西凭祥:国门之畔,那一对为英烈守灵的临时工父子


广西凭祥:国门之畔,那一对为英烈守灵的临时工父子


广西凭祥:国门之畔,那一对为英烈守灵的临时工父子


广西凭祥:国门之畔,那一对为英烈守灵的临时工父子


广西凭祥:国门之畔,那一对为英烈守灵的临时工父子


广西凭祥:国门之畔,那一对为英烈守灵的临时工父子


广西凭祥:国门之畔,那一对为英烈守灵的临时工父子


广西凭祥:国门之畔,那一对为英烈守灵的临时工父子


广西凭祥:国门之畔,那一对为英烈守灵的临时工父子


广西凭祥:国门之畔,那一对为英烈守灵的临时工父子


广西凭祥:国门之畔,那一对为英烈守灵的临时工父子


广西凭祥:国门之畔,那一对为英烈守灵的临时工父子


广西凭祥:国门之畔,那一对为英烈守灵的临时工父子


广西凭祥:国门之畔,那一对为英烈守灵的临时工父子

暂无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