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调查租客半年行动轨迹 仍在继续追查真相

警方调查租客半年行动轨迹 仍在继续追查真相

昨天凌晨,有网友曝出疑似带走女童租客的抖音号,一共三个,抖音号相似,依次少一位数字,名字都是“一生平安”。

警方调查租客半年行动轨迹 仍在继续追查真相警方调查租客半年行动轨迹 仍在继续追查真相

抖音视频从4月15日开始记录了他们的旅行轨迹,几乎每一天都有一段小视频。

昨天,记者从警方了解到,目前正在全国多地调查案件,包括两名租客在福建、上海、广东等地近半年来的行动轨迹。

警方调查租客半年行动轨迹 仍在继续追查真相

梁某华与谢某芳生前到处旅游。

4月15日是在大理白族自治州。第二天到了昆明,住在昆明懒云窝客栈滇池度假区店。

4月21日,他们又到了重庆洪崖洞。“玩多两三个月回家,今年无出来了。”(广东话)

4月26日,到了徐州。第二天又去了黄山。随后,北京、青岛、西安、天津、秦皇岛、山海关、丽江、大理、西双版纳。

从6月4日到6月18日,他们没有发过一条抖音。6月18日发的抖音视频地点是建德的西湖公园,文字是“真的有以后还会见面吗”,视频中引用的是“万爱千恩”歌曲,“是不是这辈子不放手,下辈子我们还能遇到,下辈子我一定好好听话”。

中间停更了一段时间。

6月29日,抖音视频发的是他们到了千岛湖青溪山居。还拍了一段“家里的鸡漂亮吗”。

又是一段时间停更。

最后一条是7月7日,地点是宁波奉化黄贤海上长城森林公园。

警方调查租客半年行动轨迹 仍在继续追查真相

画面中有身穿汉服的章子欣,目前有1037条评论。有网友说,“真想穿越回那个时间去救女孩啊!”

截至发稿前,这三个抖音账号已经被封。

男女租客7月4日带走女童后去了哪里

据多方了解,4日下午5点40多分,男女租客去福建漳州东山县马銮湾后,本来预约了马銮湾景区一家酒店大床房,但到了以后没有房间,他们又去了对面附近度假村另一家酒店入住。当天6点,女孩给奶奶发了一个语音说:“奶奶,我们找到别墅了,等下跟你说。”男租客给女孩爸爸发的视频显示,女孩走在一条景区道路上,这是东山县景区。

他们在东山玩了两天。

据闽南网报道,6日凌晨4点,他们坐出租车南下去汕头。据当地人介绍,从东山到汕头、潮阳、潮汕都比较近,这三个地方都有高铁站。

三个地方都差不多远。据多方了解,他们最后坐出租车去了潮汕高铁站。

他们最后怎么会到了宁波呢?

他们从潮汕上车后,在厦门站下车。在厦门待了一段时间,然后从厦门站上动车往宁波方向走。

从厦门到宁波方向的动车有28车次,要5个半小时左右,首班车是6点52分。其中往上海方向有13车次。

男租客7月6日一条朋友圈显示位置在温州,说:“上海到这4个小时,真快。”

据车辆信息显示,厦门到宁波途经温州南站,而温州南站到上海虹桥火车站,大概是4小时20分。

根据他们6日在宁波火车南站入住酒店时间,分析他们6日下午三四点是坐了从厦门到上海的动车,到宁波站下车,男租客朋友圈所显示位置指火车途经温州南站,他说的上海到温州真快,其实是说温州到上海,目的可能是为了迷惑孩子家人。

7月7日,他们退房最后去了象山。从4日男女租客带走女孩,到7日他们到松兰山景区,男女租客出行,大都是动车加网约车,有时也坐出租车。最后时刻,他们也是坐出租车到东钱湖,在零点投湖自杀。

快报记者走访两名租客老家

村里邻居:他和那个女的

是极其自私的两个人

9岁小章昨天终于被找到,在千里之外的平定镇平山塘岸村引起不小的波动。

这里,是女租客谢某芳的老家。

一条柏油铺成的620县道,直通11公里外的平定镇,把村子隔成两半,一边谢姓,一边叶姓,谢姓占了其中大多数。

警方调查租客半年行动轨迹 仍在继续追查真相

村口士多店里(广东方言商店),村民老谢正在吸水烟。

他说,前两天警察来过后,他就时时关注着这个事情,“开始就觉得,孩子境况会不妙。”

他时不时会打开手机看,看到疑似孩子的遗体被发现的新闻时,他正和其他人闲聊,惊愕得身体一哆嗦,“虽然有预感,但心里没准备好。”

女租客家属:实在猜测不到她究竟干了什么

和他一样震惊到的,有在场的其他村民,还有女租客谢某芳的亲属。

我见到她的侄子小谢时,他在家厨房里挥砍刀剁柴禾,炉膛里火正旺。他是谢某芳大哥家的孩子。

“真得很痛心!好可怜的孩子。”

小谢说,家里警察来过后,他也一直关注着这个新闻。

网络上刚有女孩失踪消息,他第一时间就看到了。

“我们家里人都不清楚她究竟干了什么,为什么这么做,不知道也猜不到,可能只有问她才知道。我长这么大,从没见过她,也根本不了解她。”

说这话时,小谢手里的砍刀挥动得很用力。

“快30年了,她就没回过老家,多年也不和家里人联系,甚至我爷爷奶奶去世,她竟然没回来看最后一眼!她和这个家,感情是没有的,我们家人和她,感情也没有的。孩子是意外死亡、还是被人害的,我们也在等警方的调查。”

快30年了,她就没有回来过

30多年前,一个瘦瘦的女孩走过村中的土路,见到大人会点点头,有礼貌地叫一声。

大人们也回应她,“亚芳歌……”

亚芳歌,这是谢某芳儿时的乳名。

村民王大姐说,“当年大家都这么叫她,前几天,有记者来村里碰到我,问谢某芳家,我居然不知道她是谁。看了新闻才知道,她竟然是当年的亚芳歌。”

王大姐说,对她的印象实在太远了,如果不出这事情,她都快忘记谢家还有这么一个闺女,“和邻居们一交流,才想起这个闺女的大概事情来:她是家里的老小,她上面还有5个哥哥。”

大姐说,她蛮有性格、脾气不好,这一点有点像她父亲。

“她父亲去世蛮早,快30年了,去世那年,我印象中她就没回来,一直到几年前她妈妈去世,也没看到她。”

关于谢某芳的婚姻情况,王大姐对我说,“只听说她嫁到了旺耀村,有没有孩子真的不知道。你也不用问其他人了,这几天我们都八卦了,大家和我一样,都只知道这么一点点。”

看到新闻后,村里的谢大叔也很吃惊。他说,看了半天新闻照片才认出当年的亚芳歌来,“我和老婆都不相信,照片中这个胖胖的女人就是她!再细细看,眼睛和嘴形都没变。年轻时,她很苗条,我估摸,大概体重80斤。”

村民最后一次见她

是在19年前广州一次老乡饭局上

沿着620县道,我找到了谢某芳当年的家。

一片低矮的房子、老瓦盖顶、土坯筑墙。

警方调查租客半年行动轨迹 仍在继续追查真相

谢某芳从小在这排老房子里长大。

一个村民告诉我,这就是谢家的老房子,谢某芳就是在这里长大的,然后走出塘岸村、几十年销声匿迹,直到这几天重新在新闻里出现。

数十年过去,周围的邻居们盖起了漂亮的小洋楼,把谢家老宅重重包围,没熟人指引,外人很难找到。

院落里养满了鸡鸭、拴着一只小黄狗。我大声招呼了几句,没人应。

在村里的“博围”大道,我碰到了谢某芳的堂嫂鲁大姐,鲁大姐表示,“我嫁到这里30多年了,至少有24年没见过她。”

堂嫂坦言,对这个新闻人物,从来没印象、也没感觉,也不知道她的婚姻情况。

在村里,几个上了年纪的阿姨,和我交流了一阵子,拼凑出谢某芳人生历程中一个依稀的影子——

有一年,谢某芳谈了一个家在安定镇的男孩子,结果谢家妈妈很反对。

这段感情无疾而终后,谢某芳就离开了家乡,那些年,去过深圳、东莞和广州不少地方。

再往后的时间,听说她嫁到了旺耀村。还有人说,她后来又离婚了,再婚后又离婚了。

但是,一直没有孩子。

至于最近几年的情况,所有人的印象是,她一直在外地飘忽不定。

“当年和她要好、了解她的女孩不多,就是有也全部嫁出去了,我们这里没有入赘倒插门的习惯,你在这里找不到她的闺蜜。”一位大嫂好心劝我不要再查问下去。

对于村民的这些说法,谢某芳的侄子对我说,“她一直没结婚,在旺耀村的那个,也只是恋爱对象,大家都以为是她的丈夫。她也没有小孩。”

对于村民老谢来说,最后一次见她,已经是19年前。

“她当时在广州新塘打工,有天晚上,老乡们聚餐,我也在。她一个人来的,整个饭局,也没和大家多说话。”

梁某华母亲还不知道儿子出事

昨天,快报记者再次来到化州县城官桥镇六堆村,租客梁某华的老家。

村庄前面农田里种着水稻、甘蔗和火龙果,村里大部分都是老人和孩子。

几天前,梁某华80多岁的老母亲刚从医院被送回到村里。

“一个人,又没人照顾,高血压差点让老人颅内大出血!”一位村民说,梁某华的两个孩子,根本就不记得父亲长什么样。

前几年梁某华的父亲死了,村干部到处联系他,都没音讯。前段时间他母亲高血压导致脑中风住院,他又没出现,“村里的人一度认为,梁某华早就不在人世了。”这位村民说。

“如果一个人还活在世上,会对自己最亲的人这么多年不闻不问吗?”一位村干部对记者说,他们也是最近看了新闻才知道,梁某华出事了。

昨天,记者把梁某华QQ空间里有宗教色彩的照片给村支书彭正春和另外几个村干部看,他们表示,村里人从来没听说过什么三山国王,没有见过这种东西。

当地的官桥派出所,这两天陆续接到各路媒体的采访,他们对每一位到村里前去调查了解情况的人说,梁某华的老母亲刚刚做完手术回到家里,现在身子很虚,村里人都瞒着(她儿子自杀)这件事,千万不要告诉老人。

孩子不管,家也不回

他和那个女的是极其自私的两个人

昨天,村里一位配合警方调查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说,据他之前跟梁某华的家人和朋友联系后认为,他和平定镇那个女的(谢某芳)是极其自私的两个人,“一个父亲死了,一个母亲死了,都没有回来,孩子也不管,从来不和家里联系,自己却在外面到处逍遥自在,到处旅游,从他们那么自私的性格来看,孩子的事可能真的跟他们有关。”

这种说法也得到了梁某华大哥梁建辉的认可。

梁建辉说,梁某华是家里最小的一个,上面有两个哥哥,两个姐姐(一个已去世),“他几乎从没尽到过儿子和父亲的责任,两个孩子是我父母拉扯长大的,很吃力,都是我们在帮助出力。他平时也从不与亲戚联系,我们也是在他出事后,才知道他朋友圈里原来过得那么奢侈(指梁某华在朋友圈里各种晒房晒旅游)。”民警在广东、福建、浙江、上海等两人曾经去过的地方调查发现,两人去了很多地方游玩,在他们的朋友圈和抖音账号上,都尽力表现得很富足,但事实上,两人除了不与老家亲戚联系外,身边朋友也甚少,经济上并不好,但他们每到一个目的地,在旅途中认识的人面前,总是会强调自己很有钱。

记者从两人曾经入住过的7天酒店工作人员、他们乘坐的网约车司机郝师傅那里也曾了解到,梁某华和谢某芳总是会表现得自己很有钱,有时除了嘴上说,也会用行动来表示,比如出手大方,买东西分给大家吃等。

警方说,通过调查了解,梁某华和谢某芳现实生活和虚拟世界反差很大。

案件详情及最新进展

警方调查租客半年行动轨迹 仍在继续追查真相警方调查租客半年行动轨迹 仍在继续追查真相

( 作者:记者 夏裕 徐慧兴 首席记者 杨丽 首席记者 蒋大伟 记者 程潇龙 发自广东化州 编辑:罗祎 )

暂无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