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守“闪付”路线,银联云闪付还有多少个四年?

作者:旧叔

ID:jiushujiuwen

聚焦互联网与科技行业。点击关注,发现陈词旧闻以外的世界。


坚守“闪付”路线,银联云闪付还有多少个四年?

1.

从2015年银联借着Apple Pay的东风推出“闪付”产品,到这四年间国内第三方支付市场里支付宝、腾讯财付通的“两家独大”格局始终未变,银联在国内C端第三方支付领域是毫无疑问的“失意者”。

有意思的是,一直到今天,银联云闪付仍在以“闪付”功能作为自己的差异化“主打”,意图通过这种“拿出手机即可支付,无须打开支付APP”的支付模式开启所谓的第三方支付市场“三国杀”。是的,在银联云闪付的宣传里,它一直是挑战支付宝与腾讯财付通行业垄断地位的第三家力量。

更有意思的是,银联这些年大力推行的“闪付”产品虽然没有让自己在第三方支付市场突围而出,却变相地帮助了国产手机们的电子钱包功能得以发展,随着虚拟卡技术的进步,包括公交卡在内的一系列近场交易场景卡种被各大国产手机厂商们运用在了自己的电子钱包功能中。

在历经了那么多年的刷卡补贴、尝试二维码失败后,银联所力推的“闪付”支付不得不面临的现状是,在闪付VS二维码的支付形式之争中,二维码成为目前的主流,占比超过9成,而闪付却只是普通消费者进行支付的一个“备份”功能。

需要指出的是,“闪付”本身其实并非像支付宝、微信支付一样的支付“入口”,它只是随着技术的进步而产生的一种支付形式的升级。基于此,闪付的出现本来应该由商业银行、支付平台们等一起进行合力推广,银联制定相应的标准和规则即可。

但银联对于国内第三方支付平台的入口“执念”让它选择由自己“亲自”推行闪付,寄希望于通过这种技术升级来吸引用户,从而形成自己的支付优势。但银联此举直接导致了商业银行、支付平台等机构“出力有限”,它们没有动力拿出巨额补贴或力推举措去为银联的用户增长作背书。于是在这些年里,“闪付”名声大起,但真正愿意使用这个功能、上下游推动该功能落地的参与者却非常有限。

银联“闪付”路线失败的根本原因在于,它缺乏具体的落地场景、流量入口,与关联产业、运营商的合作关系也非常微弱,如此想要通过自己“未来支付形式”的优势与已经渗透到人们日常衣食住行里的支付宝、微信竞争,结果显而易见。

2.

几年前,银联内部对自己提出过这样一个反思,“为什么资金实力、系统强度、风控能力上都是最佳水准的传统金融机构,却不能在移动互联时代占得先机?”

过去通过构建商户、POS机和ATM机体系搭建起庞大银行卡交易系统的银联,显然很难接受这些年里支付宝与腾讯的两家独大。

为了抢占具有庞大想象空间的国内C端领域第三方支付市场,银联这些年做了不少动作,其中以“银联云闪付”的推出为最。

2017年底,银联云闪付正式发布。发布当日,央行副行长范一飞、中国铁路总公司总会计师余邦利、中国银联总裁时文朝、17家全国性商业银行负责人、14家区域性银行负责人等悉数到场,向外透露出这款“国家队”级别APP在移动支付市场上的野心。

彼时支付宝和腾讯财付通早已垄断国内移动支付市场好多年,于是银联云闪付选择了一个非常直接的切入点——补贴。所以从2017年一直到现在,我们可以看到大量机构与银联云闪付的支付优惠合作。

补贴之外,银联云闪付还联合银行和商家推出各种补贴活动,打造出“银联62节”。可惜电商、社交等高频流量入口缺乏的银联云闪付在这些领域里一直没有取得很大的成果。

对标支付宝、腾讯财付通等进行的补贴、购物节操作很明显的“出师不利”,银联云闪付很快又在“产品差异化”上进行主打。

在技术端,银联云闪付继续推行自己的“闪付”功能,联合大量手机厂商推广NFC支付,从2015年到2019年之间,虽然NFC支付一败再败,但银联云闪付一直坚持着这一技术特色作为主力。此外,银联云闪付在标签支付、人脸支付等新兴支付手段上的尝试也不少。

在消费场景上,银联云闪付认识到了自己在资金、电商、社交等维度与竞争对手“硬碰硬”似乎很难取得足够的成效,于是它开始在一些银联特色的差异化场景上进行布局。比如利用自己的银行背景,通过银联云闪付APP管理多张银行卡、信用卡,实现信用卡还款0手续费、查询绑定借记卡余额和跨行异地转账等功能;比如开设理财信贷页面,集合展示所有银行相关产品等。

总的来说,银联云闪付充分利用起了自己作为中国银行卡标准组织的优势,在行业及技术标准、银行卡相关业务等领域进行了深耕。除此之外,它的国家队背景也让其在海外市场的发展取得了一定的优势。

截至目前,基于银联卡在全球领域的覆盖优势,银联云闪付用户可以在海外46个国家和地区、超过三百万家商户扫码支付或“挥”机闪付。此外,银联云闪付是目前唯一只需下载一次就能支持跨境支付的APP,支付宝在海外使用需要下载海外版本,微信支付在海外需要切换地区选择。

不过,虽然银联云闪付做出了很多的努力,但核心流量入口、消费场景的缺失让它只能在类似“闪付”这样的支付方式领域取得优势,而在此之外的其他领域,它几乎都面临着支付宝、微信支付的全面碾压。

3.

2017年,银联云闪付在国内移动支付领域中的行业排名是第三,仅次于支付宝和腾讯财付通;

2018年第一季度,银联云闪付的市场占有率下滑到0.69%,仅列行业第八,支付宝和腾讯此时的合计市场份额超过86%;

2018年第四季度,支付宝与腾讯财付通的市场份额持续增长,支付宝占据53.78%的市场份额,腾讯财付通占到38.87%。前十榜单中,壹钱包、百度钱包、苏宁金融等上榜,但拉卡拉和银联等“老牌”平台生存空间被继续压缩,银联的市场份额甚至被计入“其他”而没有单列。

在目前国内支付市场中,移动支付占据了六成以上的市场规模,所以C端领域的移动支付将是未来第三方支付市场的“大头”,这也是银联云闪付虽然节节败退,却始终没有放弃的核心原因。

在支付宝、腾讯财付通双寡头趋势愈演愈烈的背景下,银联云闪付在战略上选择了将闪付这一支付形式作为主打,却在消费场景、支付机构上下游生态等竞争对手重金布局的领域上持续无力,这是导致它丧失主动权的核心原因。

更严重的是,银联云闪付似乎还缺乏相关的互联网技术基因,其独立APP的用户体验上竟然还不时会传出一些质疑,诸如“用户交互体验极差”、“小额支付免密安全性”、“无法更换账号”、“网络延迟严重”等问题频发。

种种问题共同构成了银联云闪付“表面光鲜”的现状。

2018年底,银联云闪付发布的官方用户数据显示,云闪付注册人数已经突破一亿人。但是,这一亿人里的活跃用户数却只有一千万人,用户活跃比例非常低。

坚守“闪付”路线四年的银联云闪付还在主力推广战略、产品体验、使用场景等基础维度存在硬伤,这样的一个它将如何在国内移动支付市场实现破局?

重回巅峰将是银联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的主旋律,但竞品的行业壁垒已经形成,留给银联云闪付的时间恐怕不会再有另外一个四年了。

暂无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