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座山每年都要去,那里有样东西强烈吸引着我,好吃还好看!

这座山每年都要去,那里有样东西强烈吸引着我,好吃还好看!

看见这个炉子, 不用说你就会想起白居易的《问刘十九》: 绿蚁新醅酒, 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 能饮一杯无? 而我们去的时候, 正是春天, 即使没有雪, 好友相聚也可以小酌几杯。

这座山每年都要去,那里有样东西强烈吸引着我,好吃还好看!

夕阳正好, 这里也虚位以待。 我曾经为这里写过一首诗, 叫《北山峪》: 很多无声的黄昏,在那里落下过 其中一个,罩在我的身上,它的安静 渗透着我,漫山遍野,那么多槐花 像是从树上长出的残雪,归来的鸟鸣 和光线一起黯淡下来,唯一的小路隐去 大山从繁华的人世间,回到了自身 苦菜花的黄,田旋花的粉红 杏子纯洁的涩,花椒树微麻的感情 紧紧贴着山峪里,那条小溪流动的心 (接下)

这座山每年都要去,那里有样东西强烈吸引着我,好吃还好看!

(接上) 一阵风过来,吹响此起彼伏的虫叫 像是星光落进草丛,溅起的回声 半个月亮,在云层里穿越,忽明忽暗 如一盏提着的灯,四周山峰围起来的天空 像一枚印章,白天是阳文,夜晚是阴文 盖出这里的每一个日子,而今晚 微弱的亮光,一个小院,几个绰约的人影 将成为题款中,最怀旧的那个部分 (图:阳光照亮一盘新鲜的刚摘下的花椒芽。)

这座山每年都要去,那里有样东西强烈吸引着我,好吃还好看!

槐花、香椿和花椒芽。

这座山每年都要去,那里有样东西强烈吸引着我,好吃还好看!

小小的院子里还长着小小的竹笋。

这座山每年都要去,那里有样东西强烈吸引着我,好吃还好看!

这是位于淄博博山岳家庄边的北山上, 我的朋友在这里有一个世外桃源般的家, 院子里长有六棵槐树, 就名之曰六槐居, 我差不多每年都要去一次, 大都在槐花盛开的时候。

这座山每年都要去,那里有样东西强烈吸引着我,好吃还好看!

木瓜树已经结出小巧的果实。

这座山每年都要去,那里有样东西强烈吸引着我,好吃还好看!

宋道敏就是这个院子的主人, 诗人、散文家, 这个院子这座山没少给他带来灵感。

这座山每年都要去,那里有样东西强烈吸引着我,好吃还好看!

翠绿的构树叶子, 没想它也能吃。

这座山每年都要去,那里有样东西强烈吸引着我,好吃还好看!

山上不远还有一个天然的泉子, 上刻“酒篓泉”。 看来到这座山上来, 不喝酒是不行了。

这座山每年都要去,那里有样东西强烈吸引着我,好吃还好看!

凉拌好的香椿, 真让人垂涎三尺。

这座山每年都要去,那里有样东西强烈吸引着我,好吃还好看!

这就是构树的嫩叶和芽孢。 同行的诗人商登贵是位山里通, 他采摘了鲜嫩的构树叶, 用水焯一焯, 醇厚绵软, 口感好极了。 老商说, 这种呈小球状的是雌性构树, 最后结果, 而那种呈现长条状像是杨树毛毛虫的, 是雄性构树, 不会结果。 那种长条状的, 刚长出来的也很好吃, 河南卫辉人叫它“骨橛”, 可以蒸着吃。

这座山每年都要去,那里有样东西强烈吸引着我,好吃还好看!

老宋最拿手的, 是煎槐花饼, 色香味俱佳。 这次他说, 要开发一桌槐花宴, 听了都令人期待。 手机摄影、文字:见摄者 林之云

暂无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