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在金庸的书笔下,在徐克的电影里,也在黄霑的词曲中

新版《倚天屠龙记》开播后便槽声不断,不少网友感叹现在的武侠剧已经变味,没有江湖气了。

那么江湖在哪里呢?

在我看来,江湖在金庸的书笔下,在徐克的电影里,也在黄霑的词曲中。

1941年3月16日,黄霑出生。

黄霑生于广州,却长于香港。

在香港的黄金时代,能留下回忆的传奇虽多,但若评出“最真”的那个,非黄霑莫属。

江湖在金庸的书笔下,在徐克的电影里,也在黄霑的词曲中

他是首位获美国广告界最高荣誉“基奥奖”的香港人,人头马那句延用30年之久的经典广告词“人头马一开,好事自然来”,便出自黄霑之手。

然而黄霑并非广告科班出身,大学毕业教书两年自觉不适合才毅然转行。

他也同好友联手创办过宝鼎电影公司,旗下的电影《天堂》曾是1974年年度十大卖座电影。

然而由于对剧本过于挑剔严格,不愿意迎合市场放低追求,没过两年黄霑的公司便宣告破产。

他也曾踏足主持行业,1965年进入“丽的”电视台任主持,1969年就成了香港的名嘴,1989年和倪匡、蔡澜一同主持的《今夜不设防》更是影视史上的经典访谈节目。

江湖在金庸的书笔下,在徐克的电影里,也在黄霑的词曲中

然而创办这档节目的动机,则是黄霑有感于自己和好友在夜总会插科打诨逗笑别人的能力。

黄霑也出书,他将自己和朋友闲聊时讲的荤段子和两性笑话集结成《不文集》。

这本小书再版61次,至今仍是香港人最受欢迎的口袋书。

快人快语、通透直至,引一句感受一下:柳下惠但曰不乱,非曰不好也!男女相悦,大欲所存:天地生物之心,本来如是。

江湖在金庸的书笔下,在徐克的电影里,也在黄霑的词曲中

黄霑虽然才能颇多,但最为大众熟悉的身份还是唱作人。

他一生写了两千多首歌,词曲皆为上品,经典之作无数,拿遍华语各类音乐大奖。

鬼才黄霑,可谓才华横溢,至情至性。

这位同香港黄金时代流行文化共生的歌坛宗匠,你可能不了解他,但绝不会不熟悉出自他手的经典歌曲。

他用曲和词构造出了中国人梦想中的江湖。

这个江湖里有家国情怀。

1982年,日本文化部在中小学教科书上公然篡改侵略中国的历史事实。身在香港的黄霑得知此事后,愤慨万千,于是他联合好友王福玲共同创作了《我的中国心》。

这首饱含着民族自豪感的歌曲,被1984年的春晚总导演相中,在当年的春晚舞台上由张明敏演唱,感动了无数海内海外的华人。

江湖在金庸的书笔下,在徐克的电影里,也在黄霑的词曲中

《我的中国心》能够一夜之间席卷华夏大地,成为80年代的流行符号之一,黄霑填的词功不可没。

河山只在我梦萦,祖国已多年未亲近,

可是不管怎样

也改变不了我的中国心。

洋装虽然穿在身,我心依然是中国心,

我的祖先早已把我的一切

烙上中国印。

长江、长城、黄山、黄河

在我心中重千斤,

无论何时,无论何地,

心中一样亲。

流在心里的血, 澎湃着中华的声音,

就算身在他乡

也改变不了我的中国心。

——《我的中国心》(词:黄霑)

歌词简单、真挚、朴实,动人,极易产生共情,至今听到“长江、长城、黄山、黄河,在我心中重千斤”一句便忍不住心潮澎湃。

黄霑另外一首极具家国情怀的歌曲,无疑是知名度极高的《男儿当自强》。

这是他为电影《黄飞鸿》系列创作的主题曲。

江湖在金庸的书笔下,在徐克的电影里,也在黄霑的词曲中

值得一提的是,《男儿当自强》的曲子是根据古曲《将军令》改编。与威武雄转的《将军令》相得益彰的是黄霑颇具气势的填词。

傲气傲笑万重浪

热血热胜红日光

胆似铁打,骨似精钢

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

誓奋发自强,做好汉

做个好汉子,每天要自强

热血男子,热胜红日光

——《男儿当自强》(词:黄霑)

联系影片的故事背景,清末国运衰微,中华大地如黄飞鸿一般的能人异士频出。

不禁想起梁启超《少年中国说》那句:“美哉,我少年中国,与天不老!壮哉,我中国少年,与国无疆!”

江湖在金庸的书笔下,在徐克的电影里,也在黄霑的词曲中

这个江湖里也有天地豪情。

在音乐创作中,顾嘉辉是黄霑一生中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七八十年代的香港电视剧黄金期,“辉黄”组合联手诞生了无数经典。

但要说起经典之中的经典,当属电视剧《上海滩》的同名主题曲《上海滩》。

1985年,这部由周润发、赵雅芝主演的电视剧一经引进,便在内地引发大规模的追剧热潮。

江湖在金庸的书笔下,在徐克的电影里,也在黄霑的词曲中

电视剧风靡千家万户的同时,主题曲也人尽皆知。即使不会说粤语的国人,也能哼唱几句。

浪奔 浪流

万里涛涛江水永不休

淘尽了 世间事

混作滔滔一片潮流

——《上海滩》(词:黄霑)

国民度和传唱度能如此之高,离不开黄霑和顾嘉辉两人的完美合作。

黄霑的歌词先声夺人,荡气回肠,再配上作曲大师顾嘉辉的优美旋律,简直妙不可言,难怪数十年而经久不衰。

据说黄霑创作这首歌曲前,拉稀拉了一夜,按下马桶的那一刻,“浪奔,浪流,万里涛涛江水永不休”便跳入脑海,用了20分钟就一气呵成。

只能叹服大师的爆棚创作力。

黄霑的豪情和气概也在创作《沧海一声笑》中一览无遗。

当年徐克邀请他为《笑傲江湖》电影作主题曲,哪知黄霑写了6版都不能让苛刻的徐克满意。

无奈之下,黄霑只好翻阅古书寻求灵感。古书《乐志》中的一句“大乐必易”启发了他。

“大乐必易”,换句话说就是,好的音乐需要返璞归真。

于是,黄霑舍繁求简,反弹“宫商角徵羽”五音,奏乐仅选笛子、三弦、古琴三种,加以高迈逸群的歌词,用最简单的表现形式,呈现出了一个最恣意旷达的江湖。

江湖在金庸的书笔下,在徐克的电影里,也在黄霑的词曲中

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只记今朝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江山笑 烟雨遥

涛浪淘尽红尘俗世几多娇

清风笑 竟惹寂寥

豪情还剩了一襟晚照

——《沧海一声笑》(词/曲:黄霑)

《沧海一声笑》终稿时,他发给徐克的传真上写道:徐克,你要便要,不要另请高明!

没想到徐克看后如获至宝,影片中令狐冲、曲洋、刘正风同船而唱的《沧海一声笑》就此诞生。

这个江湖里还有儿女柔情。

黄霑少时便博览群书,大学就读于香港大学中文系,晚年甚至拿下了流行文化博士学位。

一生从未中断学习的黄霑,文化底蕴非常人能及,运用中文语言的能力称得上登峰造极。

比如他为电影《青蛇》主题曲写的《流光飞舞》,就颇具古典诗词之美,妖娆却不艳俗,柔情却不矫揉。

陈淑桦悠悠嗓音,伴随着王祖贤轻嗅焚香的画面,注定成为载入影史的一幕:

半醉半醒之间 盈盈笑眼千千

就让我像云端飘雪

以冰清轻轻吻面

带出一波一波缠绵

留人间多少爱

迎浮生千重变

跟有情人 做快乐事

别问是劫是缘

——《流光飞舞》(词/曲:黄霑)

江湖在金庸的书笔下,在徐克的电影里,也在黄霑的词曲中

百转千回的歌曲,配上白蛇的媚蛊和青蛇的妖艳,忍不住为王祖贤和张曼玉酥麻一回。

就连黄霑都忍不住自夸:“耐听的很呢!”

词坛另一高手林夕也叹赏有加:“以文言笔法写词有如行钢线,一不小心便会一面倒,只有学贯五经才能欣赏。”

黄霑写过很多情歌,《当年情》中有小马哥英雄本色的兄弟情;《黎明请你不要来》有宁采臣和聂小倩人鬼两隔的绝望心情;《焚心似火》有巩俐扑进熊熊大火前回眸的深情。

江湖在金庸的书笔下,在徐克的电影里,也在黄霑的词曲中

然而众多情歌中,黄霑最爱的还是《世间始终你好》。

论武功俗世中不知边个高

或者绝招同途异路

但我知论爱心找不到更好

待我心世间始终你好

——《世间始终你好》(词:黄霑)

这首歌是TVB经典剧集《射雕英雄传之华山论剑》的主题曲,大气中兼具柔情。

“年轻的时候,我们翻遍席慕蓉,三毛和聂鲁达,只为寻找一句可以充分表达的情话。后来才发现什么高深的情话都不如,世间始终你好。”

每个人心中都有那个最好的“你”,对于黄霑来说,她便是才貌双全的女作家林燕妮。

奈何两人从1980年到1995年,纠缠15年,几度分分合合,最终仍旧分道扬镳。

江湖在金庸的书笔下,在徐克的电影里,也在黄霑的词曲中

当年,黄霑冒天下之大不韪与妻子离婚,追求林燕妮,一度被媒体攻击为负心汉。

深爱过,背叛过,荒唐过,狼狈过,黄霑面对爱情的坦然和洒脱,或许能用那首《问我》作答:“无论我有百般对或者千般错,全心去承受结果面对世界一切。”

观其词风曲风可知其人。

黄霑的词曲皆是真性情,为人更是真性情,嬉笑怒骂向来从心随性,绝不看碟下菜。

在四大天王风头正盛的90年代,他不客气地大骂刘德华写的词“又臭又长”;成龙爆出私生女丑闻,他亦敢称留种不留情的大哥非风流实则下流;就连好友金庸,他也曾因为政见不同对人家在报纸上公开论战。

香港娱乐圈被黄霑骂过的人数不胜数,唯有张国荣例外。原因很简单,因为黄霑认为其“靓仔到极,我是偏心靓人”。

江湖在金庸的书笔下,在徐克的电影里,也在黄霑的词曲中

在黄霑身上,甚至也能看到中国文人骨子里乐天知命的旷达胸襟。

黄霑于2001年不幸罹患癌症,期间数度化疗,仍旧坚持完成了香港大学的流行音乐博士课程。

2003年,非典席卷全球,一片萧条。为了鼓舞整个香港,黄霑忍着病痛,力邀众星举办“狮子山下”演唱会,为市民们鼓劲加油。

值得一提的是,《狮子山下》也是香港的市歌。

这首1979年黄霑联手顾嘉辉为同名电视剧创作的主题曲,歌颂了香港草根阶层,早已成逆境奋起的香港精神代名词。

江湖在金庸的书笔下,在徐克的电影里,也在黄霑的词曲中

黄霑对香港的爱刻在血液里。

因为很难说清,是上世纪香港宽容开放的文化环境成就了他精彩的一生,还是黄霑的多才多艺、锦绣词曲供养了这个绚丽的黄金时代。

2004年11月24日,黄霑癌症久治不愈去世。

追悼会上一直单曲循环着那首《楚留香》的同名主题曲:

湖海洗我胸襟

河山飘我影踪云彩挥去却不去赢得一身清风尘沾不上心间情牵不到此心中来得安去也写意人生休说苦痛聚散匆匆莫牵挂未记风波中英雄勇就让浮名轻抛剑外千山我独行不必相送

——《楚留香》(词:黄霑)

这也是黄霑弥留之际的一大心愿。

尽管希望大家不要悲痛,但当音乐响起的时候,“千山我独行,不必相送”,闻者无不潸然,甚至引发万人合唱。

黄霑的名士风流、超然旷达,也终随着这首歌成为回忆。

最让人遗憾的,不仅仅是一代“鬼才”的离开。

继梅艳芳、张国荣等人之后,黄霑的告别也宣告了独属于香港的黄金时代落下了帷幕。

暂无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