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湄的风雨人生

吴湄的风雨人生

吴湄

吴湄是三十年代上海影剧界进步演员。她演出进步影剧,曾轰动十里洋场上海滩。在观众心目中,她是田汉领导的“南国社”中的一颗晶莹明星。她参加田汉组织的“左翼剧社”演出活动;“孤岛”时期冒着生命危险,积极参加抗日救亡工作:募捐、义卖、办难民收客所;上海沦陷后坚持隐蔽斗争,办进步文艺沙龙、进步刊物;解放战争时期继续坚持地下斗争。可是,由于30年代在上海参加田汉的“南国社”、“左翼剧联”与蓝苹有过一段交往,在十年动乱中,一场弥天冤案,给她带来了悲惨结局,临死时还留下了:“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的誓言。令人感叹、缅怀。

吴湄,崇明人。她从少女时就爱好文学、戏剧。1928年中国进步戏剧运动奠基人和戏曲改革运动的先驱者,才气横溢的诗人和作家——田汉留日回国后,为了实现他的“银色之梦”,先组织了“南国影剧社”,后又在徐悲鸿、欧阳予倩辅佐下,改为“南国社”,并创办了“南国艺术学院”。《申报》登出招生广告,一时间,沪上爱好文艺的青年男女学生如乳燕出巢,趋之若鹜。吴湄这位亭亭玉立的姑娘,在她身上不仅具有东方女性的清秀端庄,兼有西方女性的飘逸潇洒,尤其是一双乌里透亮的大眼睛,更透着一种演员的灵气,受到主考人员的注意。各种成绩皆优异,她被录取,成了“南园艺术学院”的学生和“南国社”演员。她参加学习之后,由于积极要求进步,天资聪颖,又刻苦好学和富有艺术表演才能,因此受到田汉、欧阳予倩的重视。“南国社”鼎盛时期,吴湄参加田汉创作的《湘上的悲剧》、《火之跳舞》、《名优之死》、《南归》等反帝反封建的话剧演出。吴湄在实践煅炼中受到田汉、欧阳予倩等人的关切和影响,迅速成长。

吴湄的风雨人生

电通影片公司女演员合影(左二为吴湄)

1930年在党的影响下,田汉领导的“南国社”走上普罗文艺(无产阶级文艺)的道路,中国作家联盟也在上海成立,田汉、鲁迅、夏衍等七人当选为“左联”常委,“南国社”与夏衍领导的上海艺术剧社,联合沪上十几个话剧团体成立了上海戏剧运动联合会。吴湄积极参加党领导的戏剧工作者统一战线的戏剧活动。兰心大戏院公演由著名剧作家、导演于伶编剧的“女子公寓”,吴湄担主角,演出成功,轰动了整个上海滩,受到进步文化人士的重视和观众的欢迎。1934年春天,在上海地下党电影小组的领导下,田汉和夏衍又开辟了新的左翼电影阵地,成立了“电通公司,先后拍摄了《桃李劫》、《风云儿女》、《自由神》、《都市风光》。这时,已是中共地下党员的吴湄,不辜负党的期望,担任了《自由神》的主角。这四部电影都反映了当时东北人民在日寇铁蹄下,民族危机空前加剧,人民奋起抗日。影片激起广大民众抗日热情和战斗意志,影响极大。吴湄也成了“南国社”一颗晶莹明星。

吴湄的风雨人生

《自由神》剧照,周伯勋、吴湄主演

一次,由田汉将鲁迅小说《阿Q正传》改编为同名话剧。讨论沙龙上,吴湄认识了三十年代初就由山东到上海的李云鹤。当时,她改名为蓝苹,她想在十里洋场当明星,由于演技一般,所以在文艺界没地位。吴湄当时已是影剧界知名明星,蓝苹为了达到个人目的,主动与吴湄搞得非常亲热,继则与常去吴湄家的名演员吴之莹、陈波儿等一起跳舞、唱歌、拍照,蓝苹还特别喜欢找吴湄合影,借以抬高她在上海文艺界的地位。当蓝苹进入影剧圈后,她又不择手段,争名夺利,抢演主角,丑态百出。在1935年夏,剧联演出《娜拉》原来主角是吴湄,蓝苹却为了争主角,施卑劣手段,大献狐媚,博取了个别导演的欢心,临时改变由蓝苹当主角。在左联领导的劝说下,为顾全大局,吴湄乃甘当配角,与蓝苹同台演出。但由于蓝苹资历、演技、名望等远远不如吴湄,相形见绌,还引起同仁公愤,嗤之为“马路明星”。1937年蓝苹悄悄跟康生西行,离沪前还到吴湄家辞行,吴湄母亲还亲自做菜肴为她饯行。当时,蓝苹对吴湄母女的真诚热忱招待,十分感动。蓝苹西去,在当时特殊的政治、地理环境下,她们就断绝了音信。

“八一三”抗日战争爆发,吴湄响应党的号召,参加上海救亡演剧队,演出了《放下你的鞭子》等剧,以戏剧当武器,积极宣传抗日救亡。1938年上海租界沦陷为“孤岛”,全国已进入全面抗战。党决定田汉等一批知名文化人撤离上海,吴湄和一部分同志仍留上海进行救亡工作。当时,闸北一带被日本人占领,大量难民涌进租界,急需救济。吴湄参加了由中共地下党员茅丽瑛领导的上海职业妇女俱乐部(简称“职妇”)和广大会员姐妹积极投入救亡活动,虽遭到敌人捣乱、恐吓、威胁和破坏,却以百折不挠的精神,出色地完成义卖、义演等救济难民和支援新四军抗日的任务。“孤岛”形势日趋严竣,不久茅丽英同志被“76号”汪伪特务暗杀。接着“职妇会”被撤销,党决定积留力量,一部分会员奔赴内地抗日,留沪会员隐蔽分散活动。1941年吴湄根据党的指示,与进步人士李伯龙、梅龚彬等,在南京西部开设“梅龙镇酒家”,以酒店作掩护,成了地下党同志和文艺界进步人士活动的场所。酒家盈余,用来办进步刊物《生活知识》和作活动经费。抗战胜利不久,国民党向解放区大肆进攻,梅龙镇酒家又成为地下党工作联系的据点。李一氓长期在沪做地下工作,就是以梅龙镇酒家作掩护。她的女儿阿静,也曾长期寄养在吴湄家中,受到吴湄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照顾。田汉、于伶、李伯龙、洪深等许多左翼进步文化人士,也都曾利用梅龙镇秘密进行革命工作。当时,梅龙镇酒家被称为上海滩进步文化人士的“红色沙龙。”吴湄从30年代以后,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为党为人民做了不少工作,赢得了人民的信任。上海解放后,她当选为酒菜业同业公会副主委,市人代、市妇代的代表。大合营后担任了上海市饮食服务公司副经理,她仍一如既往勤恳工作,因而被公司上下誉为能联系群众的好经理。

吴湄的风雨人生

街头剧《放下你的鞭子》

解放初,江青来上海,在锦江饭店与吴湄会面,分别重逢相互拥抱,亲如姊妹,尔后吴湄又频频为江青购买服装、化妆品。可是,政治风云突变,一场空前未有的灾难——“文革”开始了。正因为吴湄太了解江青30年代在上海滩的那段丑恶历史了,竟遭到悲惨结局。

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吴湄家突然遭到一队带北京口音如狼似虎的“红卫兵”的抄家,翻箱倒柜,把吴湄珍藏的有关三十年代影剧界演出的资料:演出剧照、演员生活照以及书籍、报纸影剧评论、信件,统统打劫一空。吴湄本人也被隔离,经过多少难熬的日日夜夜,1967年10月25日,这是一个悲惨的日子。吴湄母亲接到市饮食公司“造反派”通知,老人给女儿买了爱吃的点心、水果和衣服,还有牙刷、牙膏、肥皂之类,来到市饮食公司。一个手臂戴着红袖章的“造反派”,把老人带到厕所间,只见女儿的尸体躺在水泥地上,背上放着一根不满尺长的麻绳。“造反派”通知她,吴湄是畏罪自杀。老人抚着女儿伤痕累累的尸体,老泪纵横。她心里明白:这是江青为掩盖她三十年代的那段不光彩历史,将女儿杀害灭口。在整理遗物时,老人从女儿贴身衣袋里发现一张沾满血迹的纸条,上面写着:“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老人一阵心酸,恸哭倒地。

也就在吴湄被迫害至死的第二年,即1968年12月的一天,北京301医院送来了一位被摧残、折磨得生命垂危的老人,谁会想到,他就是大名鼎鼎的中国进步戏剧运动奠基人和戏曲改革运动的先驱者,才气横溢的诗人和作家,引导吴湄进入进步影剧圈的导师——田汉。他死的时候,医生、护士只知道这位老人名字叫李伍。

这是那个疯狂年代的一场噩梦,人们是不会忘记的。

暂无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