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实控人巨额占资拖累 东方海洋深陷ST困境

遭实控人巨额占资拖累 东方海洋深陷ST困境

时代周报记者 刘科 发自杭州

潮水退去,光环不再。来自山东烟台的上市公司东方海洋(002086.SZ)已搁浅在乱石滩上。

2月15日,东方海洋公告称,因公司控股股东未在承诺期限内归还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公司股票触及其他风险警示情形。自2月18日开市起复牌,并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由“东方海洋”变更为“ST东海洋”,股票交易日涨跌幅限制为5%。

1个月前,1月21日,东方海洋公告称,控股股东在一年时间里占用上市公司资金高达11.41亿元,目前,东方海洋被控股股东占用的资金余额仍高达5.34 亿元。

2月18日,东方海洋以3.81元/股的跌停价收盘,总市值缩水至28.82亿元,在8个月时间里,总市值已蒸发近半。

时代周报记者多次拨打东方海洋证券部电话,对方一直处于占线中。

大股东占用巨额资金不披露

东方海洋成立于2001年,2006年11月在深交所上市,主营业务为海洋牧场生态养殖、水产品加工出口及精深加工、大健康产业,保税物流、休闲渔业等,控股股东是山东东方海洋集团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是车轼。

1月15日,东方海洋收到深交所下发的关注函,要求上市公司披露控股股东东方海洋集团及其关联方、实际控制人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系列问题。

在对上述关注函的回复中,东方海洋表示:截至2019年1月21日,实际被控股股东占用的资金发生额为人民币11.42亿元,已偿还3.23亿元,资金占用余额为8.18亿元。

当时,对于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情况,控股股东东方海洋集团出具的承诺是:采用土地开发权转让、资产重组、合法借款等多种形式,力争在一个月内归还占用的资金,并消除东方海洋的对外担保责任。

一个月后,东方海洋集团的承诺并未兑现,仅归还公司占用资金2.84亿元,剩余资金占用余额为5.34亿元。

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的公告中,东方海洋列明了2018年全年共通过控股股东的关联公司或非关联公司,与上市公司共发生69笔资金往来明细,累计金额高达11.42亿元。其中最高的一笔日占用额高达8.18亿元。

数据还表明,东方海洋从2018年1月2日就开始了对大股东的资金输送,到2018年12月27日最后一笔截止,但上市公司没有披露其中任何一笔。

另外,上市公司还至少担保了三笔大股东的民间借贷,上述信息也没有披露。1月14日,锦天城律所核查信息显示,2017-2018年,东方海洋集团与自然人刘建新、宫建栋等的民间借款纠纷、与深圳市某商业保理公司的借款纠纷,共计7000多万元,均由上市公司担保。但公司上述对控股股东的对外担保均未经过上市公司审议程序。

东方海洋控股股东的资金占用情况显然已经严重违规。按照《股票上市交易规则》第13.2条的规定,上市公司向控股股东或者其关联人提供资金的余额在一千万元以上,或者占上市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 5%以上已属于情形严重。

值得注意的是,东方海洋的募集资金也遭到了控股股东的挪用。公告显示,公司募集资金总额为5.74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募集资金专户初始金额为5.67亿元,公司募集资金净额为5.63亿元。

截至2019 年1月21日,已投入“东方海洋精准医疗科技园一期项目” 2.67亿元,募集资金账面余额为2.99亿元,账户实际余额仅剩下680万元,差额部分系被控股股东非经营性资金占用。这意味着,上市公司挪用了募集资金账户金额高达2.925亿元。东方海洋对募集资金的使用行为已经违反了多项监管规定。

占用资金去向存疑

东方海洋大股东占用的上市公司资金合计11.42亿元,其主要用途为偿还自身债务、为员工持股计划补仓以及为股票质押补仓,所涉金额分别为7.94亿元、2.76亿元以及7211万元。

2017年,东方海洋推出员工持股计划。其中,员工持股计划募集资金不超过1.7亿元,并以此募集资金认购华润深国投信托公司发行的劣后级份额,以不超过2∶1的比例,共募资5亿元。大股东东方海洋集团为最终差额补足义务人。

2017年9月16日,公司发布公告称,截至2017年9月15日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已通过二级市场购买的方式累计购买东方海洋股份3430万股,占当时总股本的4.99%,成交金额合计4.18亿元,成交均价为12.18元/股。

所购股票锁定期为一年。然而,该员工持股计划锁定期刚到,东方海洋在2018年9月17日复牌后却连续3个跌停。2018年9月19日的收盘价是4.87元。员工持股计划账面浮亏达60%。

这笔浮亏最终由公司控股股东“买单”。根据公司在1月21日发布的公告,控股股东补仓用去2.76亿元。

除为员工持股计划补仓外,大股东另挪用7211万元用于股票质押补仓。2018年6月14日,东方海洋曾公告称,控股股东质押股份触及平仓线,占公司总股本的13.22%。

Wind数据显示,目前东方海洋集团持有东方海洋1.92亿股的股份,占总股本的比例达到25.39%,这些股票全部被质押,质押比例达到100%。

此外,东方海洋控股股东还偿还了7.94亿元的负债,对于控股股东这一债务形成的原因,上市公司的公告中未具体披露,仅解释称,“上市公司大多数融资均由控股股东担保,如果控股股东的个人征信出现问题,上市公司也将面临着提前还贷、债务违约、融资受限等问题,进而影响上市公司的征信及公司的生产经营。”

高达11.42亿元的资金占用中,关联方占用最大一笔来自烟台屯德水产有限公司,占用金额6.46亿元,还款额度仅50万元。天眼查资料显示,烟台屯德副董事长是东方海洋董事赵玉山,董事则是东方海洋财务总监于雁冰。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东方海洋2017年度非公开发行股票的保荐券商,民族证券自2018年5月9日至2019年12月31日对公司进行持续督导。

督导期间,民族证券因募资资金存放的银行核查工作,与东方海洋发生了激烈的冲突,民族证券多次向深交所、山东证监局反映东方海洋不配合核查工作,山东证监局于2018年12月21日约谈了东方海洋董事长车轼。

深陷大健康泥潭

在A股市场上,水产上市公司寥寥无几,仅有中水渔业、獐子岛、国联水产、丰乐种业、壹桥苗业、百洋股份和东方海洋。

东方海洋的实控人车轼1960年出生,曾任烟台市水产技术推广中心主任,他拥有中国渔业协会副会长的头衔,山东本地媒体中对车轼的报道中评价他“有魄力”“口才好”,也有人评价“敢为人先”。

东方海洋的主营业务为海水养殖(海参)、水产加工和检测装备。但近年来,东方海洋一直对大健康的投入不断加码,在扩张步伐上高歌猛进。

2016年1月,东方海洋以现金人民币4.3亿元收购美国Avioq公司100%股权,并同时承担Avioq公司购买土地、厂房等所产生的负债人民币2000万元。

此后,又先后出资设立了精准基因科技有限公司、质谱科技有限公司、艾维可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等5家子公司,累计投资生物科技、医疗健康类企业达5.06亿元。

虽然大健康项目回报寥寥,但为企业和车轼个人包装出良好的社会形象,车轼2017年、2018年多次陪同烟台市领导参观,公司相关新闻稿提到“大健康产业取得的阶段性成果”。

广发证券投行部一位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东方海洋近年来扩张过于激进,虽然大健康项目未必无作为,但当民企融资宏观环境变化,大股东在盈利未可期的项目上持续烧钱,并伸手从上市公司腰包掏钱抒困,将风险传导到资本市场,成为公司治理的反面教材。”

2018年6月23日,东方海洋公告称,筹划收购天津信鸿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鸿医疗”)控股权。

信鸿医疗是一家专业为医疗机构提供供应链智慧服务商科技型企业,2015年8月3日在新三板挂牌。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上半年,信鸿医疗资产总计约为4.07亿元,负债总计约为2.69亿元,资产负债率为66.06%。

2月15日,东方海洋宣告对信鸿医疗的重大资产重组终止。这一消息标志着,东方海洋加码大健康业务的举动失败。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暂无评论

加载更多